辗转3家医院治了2年多病亡 法院判决:首诊手术医院担责50%

发布时间: 2020/8/26 14:14:23

  案情

  颈部肿块多次手术未愈

  2014年4月22日,莫某因颈部皮下肿块前往昆明同仁医院诊治,医院为莫某施行了颈部肿瘤切除术、颈段脊髓探查减压、椎管内肿瘤切除、钉棒系统内固定术、脑脊液漏修补术。术后2年内,莫某因脑脊液漏,先后3次到该医院进行了2次手术治疗,病情未见明显好转。

  此后,莫某又到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进行手术,还到澄江县人民医院治疗,病情均未见好转。出院后,其于2016年9月1日在家中去世。

  莫某去世后,家属花了3年时间换了3拨律师想给莫某维权。今年7月,莫某家属诉至昆明市西山区人民法院,要求3家医院连带赔偿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误工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赔偿金等157.8万余元。

  对此,昆明同仁医院表示,为莫某提供的诊疗服务符合诊疗操作规范,诊疗服务与莫某的死亡没有因果关系。重庆附二院表示,对死者莫某实施的诊疗行为不存在医疗过错,其治疗行为符合基本的医疗常规和莫某本人特定的病理特征,医院不应承担赔偿责任。澄江县人民医院表示,为莫某提供的医疗行为符合规范,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判决

  法庭未认同鉴定结论 手术医院承担责任

  7月10日,法院开庭审理了该案。经莫某家属委托,昆明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莫某进行尸检,鉴定意见为:莫某系颈部术后并发中枢神经系统及呼吸系统感染与水、电解质紊乱,最终致呼吸循环衰竭死亡。

  经莫某家属申请,法院委托昆明医学会进行医疗过错鉴定,结果为:昆明同仁医院的医疗行为存在过错,包括2次分流术后均未行腹部影像学检查,以明确引流管解剖位置;未及时发现引流管固定不稳脱入腹腔,导致再行腹腔镜异物取出术;沟通告知不到位;病历书写不规范,但过错与莫某的死亡之间无因果关系。

  重庆附二院存在诊疗不完善的过错,过错与莫某死亡之间存在轻微因果关系。澄江县人民医院为莫某提供的诊疗服务无过错,与莫某的死亡无因果关系。

  庭审中,原告的代理人不认可鉴定结果,认为昆明同仁医院的过错与莫某死亡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并邀请专家证人出庭。

  专家证人指出,同仁医院对莫某实施的手术导致了莫某2个损伤,硬脊膜破损和脊髓损伤。正是由于脊髓损伤,莫某才会在术后出现四肢瘫痪的症状。根据莫某的尸检报告,莫某的颅内感染属慢性感染,说明其感染已持续一段时间了。由于同仁医院的第一次手术造成莫某脊髓损伤和硬脊膜破损,经多次修补没有预期效果,导致莫某长期卧床、行动不便。而多次的医疗干预也使莫某身体抵抗力低下,最终导致感染。莫某出现脊髓损伤、脑脊液漏、蛛网膜囊肿、四肢瘫痪是源于同仁医院的医疗行为,重庆附二院是对莫某蛛网膜囊肿、脑脊液漏进行后续的诊治,因此同仁医院的医疗行为应是始动因素。

  法院根据庭审中专家证人、鉴定人的陈述,并结合病历资料,认为鉴定意见不应被采信,同仁医院的过错与莫某的损害后果存在因果关系。法院判决昆明同仁医院对莫某的死亡承担50%的责任,赔偿53.73万余元;重庆附二院对莫某的死亡承担5%的责任,赔偿4.36万余元;澄江县人民医院不承担责任。

  释法

  过错与损害的因果关系是承担赔偿责任的要件

  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规定,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因此,医疗机构的诊疗行为是否存在过错及过错与患者损害后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是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的必要要件。

  云南天外天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军表示,从本案可知,对于医疗损害责任类专业案件,律师应具有专业知识,才能相对准确地分析案情,为当事人选择正确解决路径,最大程度维护当事人利益。同时,不能被表面的鉴定结论所迷惑,应有自己的独立判断,大胆求证,必要时请专家会诊,最大程度认定事实、分清责任。

  本案中,律师反复分析研究病历资料,最终寻找医方在诊疗过程中的过错,并邀请专家证人出庭,推翻了鉴定机构作出的鉴定结论,支持了原告方的观点。

文章转自:云南法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