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层级设置”解决被害人法律援助问题

发布时间: 2020/10/12 15:29:03
      我国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法律援助历史悠久。实行“刑事辩护全覆盖”后,对经济困难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权益 保护更加完善。但是,被害人法律援助工作相对较短,存在诸多问题,亟待重视和解决。

      办案机关对被害人法律援助工作重视不够。观念上的缺失和理解的缺失往往是工作不力的根源,这一点也体现在被害人的法律援助工作上。一般来说,犯罪行为可以被视为违反法律规范和违反法律秩序。国家之所以要用刑罚的力量来惩罚故意伤害,似乎是通过私法来解决的,是因为这种行为本身就构成了对刑罚禁止性规定的违反,破坏了法律秩序,因此,公诉人应当代表国家对被告人提起公诉。一般认为,公诉人在指控犯罪时,也保护了被害人的权益。公诉人是受害者权利的监护人。再者,国家刑罚权本身对被告人的辩护权具有强大的效力,对被害人提供法律援助的力度较小。但在刑事案件中,被害人的生命、财产等权益最直接受到犯罪侵害。她们是犯罪造成的身体痛苦、财产损失和心理创伤的最直接受害者。他们更渴望直接参与刑事诉讼过程。办案机关要重视被害人的法律援助工作,切实落实法律援助规定,让被害人及其近亲属在法律援助方面得到更多的保护或待遇。

      被害人申请法律援助权利的告知程序有待完善。根据法律规定,对于经济困难的被害人,立法采取了适用方式,即公诉案件中的被害人及其法定代理人或者近亲属,可以自案件移送审查起诉之日起申请法律援助,因经济困难不委托诉讼代理人的。然而,虽然法律将告知被害人有权获得法律援助作为办案机关的职责,但在被害人权利义务的标准告知中,只是简单地说明了“经济困难的,可以申请法律援助”。根据《法律援助条例》的规定,经济困难标准按照受理申请的法律援助机构所在地标准执行。由于通知文件中没有对“经济困难”作出详细的解释和解释,受害人及其近亲属无法知道是否属于经济困难。一些检察机关已经尝试在通知函中增加补充信息,详细告知当事人经济困难。他们明确表示,每月收入的多少是判断经济困难的标准。同时,他们还告知了他们申请法律援助的具体方式。检察机关可以将申请转交法律援助机构,并提供法律援助机构的咨询电话和微信号码,方便当事人直接申请法律援助。

      法律援助的经济标准难以证明。除了特殊类型的案件,财政困难

      邪教是受害人申请法律援助的前提。受害人申请法律援助时,必须提供能够证明其经济困难的材料。有些材料需要当事人的村委会、居委会出具。为缩短审核周期,提高工作效率,法律援助机构向当事人提供表格,注明同居家庭成员、人均收入、人均收入,最后由村委会、居委会盖章。这种审计责任是强加给村委会和居委会的,这超出了这些基层群众自治组织的职能范围。在实践中,有的居民委员会拒绝盖章,经济困难的当事人因无法提供法律援助机构要求的材料而无法获得法律援助。对于这种情况,我们不能真的批评村委会等基层群众自治组织。相反,我们应该改变现有的“一表制”应用模式。只要当事人提供经济收入和家庭共同生活的证明,是否属于经济困难的审查权应由法律援助机构行使。

      法律援助条件缺乏层级设置。目前,将以当地最低工资标准或低收入标准来判断受害人是否经济困难。判断经济上的不公平似乎是一个很明确的标准,但这也为经济上的不公平提供了一个标准。在实践中,笔者遇到了被害人家属确实很难委托诉讼代理人的情况。因此,受害人提供的收入证明比当地法律援助的收入标准高出10元,法律援助机构不能为受害人指定援助律师。试想,10元钱就足以区分谁更有资格获得法律援助?对当事人是否有经济困难要从高到低进行分层,用“一刀切”的方法直接确定救助对象显然不合理。从国外一些国家的实践来看,法国的法律援助是分等级的。当事人有经济困难的,分为全额诉讼法律援助和部分诉讼法律援助。当前,我国经济水平显著提高,人民群众法律意识明显增强,单一的法律援助制度已不适应。在未来的立法中,法律援助应分层次设置。

        以上信息来自大健康法律咨询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