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定不能行民结合,法院判处医院全责

发布时间: 2020/10/28 20:12:55

【老年科】鉴定不能,行民结合,医院全责

摘要:

患者杨某,因腰背部疼痛,至昆明市某三甲医院住院治疗,住院治疗期间,由于昆明市某三甲医院诊疗过程上的疏忽大意、消极治疗,导致患者杨某病情不但未得到控制,更是持续加重恶化,以致于最后患者家属不得不要求转院治疗。患者杨某转入昆明市某医院治疗后,由于病情已经发展到后期,昆明市某医院无力回天,最终杨某于该院抢救无效死亡。

一、案情简介:

患者杨某,男,72岁,因“左侧腰背部疼痛一年余,心悸1月”,于2017年6月2日至昆明某三甲医院老年科住院治疗。入院时患者情况差,面容痛苦。入院诊断为:1.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2.2型糖尿病伴血糖控制不佳;3.肺部感染。

患者杨某入院后进行相关检查后,考虑脾出血,于2017年6月6日急诊行脾切除术后转入ICU治疗,但是病情呈持续加重。

2017年6月26日家属被迫签字出院,出院诊断为:1.脾血肿;2.脾脓肿;3.脾梗死;4.脾血管瘤;5.重度贫血;6.全身炎症反应综合征;7.低蛋白血症;8.重度营养不良伴消瘦;9.2型糖尿病。

杨某出院换转至昆明某医院住院治疗,由于病情持续恶化,于2017年7月14日转入该院ICU救治,并于2017年8月1日01:14出现呼吸心跳骤停,最终抢救无效宣布临床死亡。死亡诊断:1.脾切除后脾脓肿;2.严重腹腔感染;3.感染性休克;4.全血细胞减少;5.肺部感染,中度ARDS;6.感染性脑病;7.2型糖尿病;8.肛周Ⅲ度压疮,尾骶Ⅱ期压疮。

 

二、维权之路

事件发生后,患者家属与医院协调,无果,未获分文赔偿,随后委托专业团队介入,经专业团队对病历资料进行研究分析,发现昆明某三甲医院确实存在过错诊疗行为,此外,在病历资料上还存在篡改、伪造的行为,随即经专业团队讨论决定对本案向法院申请进行笔迹鉴定与医疗过错鉴定。

司法鉴定

(一)笔迹司法鉴定

经过云南天禹司法鉴定中心【2019】司鉴字第532016号《文书司法鉴定意见书》指出:1.日期为“2017年6月10日”的《输血治疗同意书》原件上受血者(家属/监护人)处JC1“刘某”签字笔迹与提取作比对检验的样本YB1“刘某”签名自己不是同一人所写;2.日期为“2017年6月15日”的《输血治疗同意书》原件上受血者(家属/监护人)处JC2“刘某”签字笔迹与提取作比对检验的样本YB1“刘某”签名自己不是同一人所写;3.日期为“2017年6月10日”的《输血治疗同意书》原件上受血者(家属/监护人)处JC3“杨某”签字笔迹与提取作比对检验的样本YB2、YB3“杨某”签名自己不是同一人所写。

(二)医疗过错司法鉴定

因经过笔迹鉴定,随后我方以笔迹鉴定为基础,向昆明法医院司法鉴定中心提出:医院存在伪造、篡改病历资料和故意隐瞒患者病情的情形;其次,作为医院方,对患者的病情评估严重不充分,对重病患者未引起重视,患者入院后未及时予以对症治疗,而以频繁更换抗生素等药物的方式治疗,后期也未根据患者的病情调整治疗方案,导致患者病情加重,错失最佳救治机会;最后因医院导致患者病情加重,行手术时机不当,术中也存在错误的治疗方案,致使患者最终治疗无效死亡。

昆明法医院司法鉴定中心结合我方对医院过错的陈述和我方提交的各种证据,最后对送鉴材料的真实性不予认可,也就直接导致医疗过错鉴定不能,并向我方出具了退鉴函。

 

行政控告方面

本案在进行民事方面的同时,也着手进行了行政控告,对于涉事的医务人员向昆明市卫健委提出控告,对医院篡改、伪造病历资料的行为提出控告。

后昆明市卫健委出具的《告知回复函》也明确了:医院方确实存在篡改、伪造病历资料的行为,同时也对涉案医务人员进行了相关处分。

 

法院裁判

法院结合案件事实和法律依据,判决被告昆明市某三甲医院承担100%的赔偿责任。

1.医院方篡改、伪造病历的行为,推定医院方存在过错;

2.对于各项赔偿费用于法有据,予以酌情支持。

 

三、律师点评

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中,专业的团队往往不止于从一个方面为患者家属争取权益。行民交叉进行有时会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对于这种效果我们势必争取,行政的处理结果往往会对民事的进程起到很大推动促进作用,最终的结果也能更好的达到我们的预期值。本案中,以某三甲医院确实存在行政违法行为为由,推定医院确实存在过错、需要承担责任,这就是行政与民事相互辅佐、相互促进的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