胆囊切除术中损伤胆总管致患者住院三年多

发布时间: 2020/11/2 16:30:44

【外科】胆囊切除术中损伤胆总管致患者住院三年多

摘要患者因急性胆囊炎胆囊结石而入院,入院后行腹腔镜下胆囊切除术,手术操作不当致胆管夹闭,胆管损伤,胆瘘,胆汁性腹膜炎,梗阻性黄疸,肝功能损伤,造成再次行剖腹探查+胆肠吻合+T管引流+腹腔引流术,术后病情危重,转入第三军医大学西南医院肝胆外科治疗入院至出院患者住院三年多。经二审审理法院最终判决:被告为原告提供的诊疗服务过程存在过错,承担95%的赔偿责任。

一、案情简介

患者彭某“反复上腹部隐痛不适3天,加重1天”于2013年12月12日11时至被告云南省第三人民医院就诊,入院经检查后,诊断为:急性胆囊炎胆囊结石。2013年12月13日,给予行腹腔镜下胆囊切除术,术中诊断:胆囊结石,慢性胆囊炎急性发作,术中见胆囊张力高,肿大明显,约13*8cm,胃窦部同三角区粘连明显,术后剖检胆囊见胆囊内胆汁色黄,胆囊内约6cm大小圆形黑色结石一枚。解剖胆囊三角,发现三角区同胃窦部粘连明显,仔细分离粘连,过程中发现胆囊动脉伴行胆囊管后,胆囊动脉分破,出血明显,给予可吸收钛夹5枚夹闭后凝断,电钩剥离胆囊,取出胆囊后送检。术后予抗炎、止血对症治疗。2013年12月21日,原告术后出现黄疸,行床旁超声示腹腔积液诊断胆囊结石,急性化脓性胆囊炎,胆囊切除术后,胆瘘、胆汁性腹膜炎,腹腔积液,肝功能损伤,混合性黄疸。拟行剖腹探查术,有剖腹探查术指征。当日,行剖腹探查术+胆肠吻合+T管引流+腹腔引流术,术中见腹腔内大量胆汁渗出量约1500m,胆总管上段距左右肝管分岔处约3cm可见钛夹夹闭,夹闭管周有黄色胆汁渗出,夹闭处胆管色泽发黑。管周有黄色胆汁渗出,将夹闭处之钛夹去除,发现胆总管质脆,无法修补,遂决定行胆肠Roux-Y吻合术。术中诊断:胆管损伤,胆瘘,胆汁性腹膜炎,梗阻性黄疸,肝功能损伤,胆囊结石,急性化脓性胆囊炎,胆囊切除术后。术后予抗炎止血,补液保肝对症处理。病情危重、高热,术后呼吸功能恢复不佳,经口气管插管接呼吸囊辅助呼吸,经家属同意后转ICU恢复治疗。经对症治疗后病情逐渐好转。2013年12月27日行SBT通过后拔除气管插管。2013年12月30日原告转入普外科继续治疗。2014年6月5日,原告肝酶升高,多考虑T管内胆泥沉积,发热、寒战考虑胆管炎,被告建议拔管,先行T管造影,患者及家属表示理解,但拒绝行造影。2014年6月9日进行上腹部MRI检查,会诊后建议对症治疗,继续T管引流。2014年6月10日拔除T管,夜间发热伴腹痛,最高体温38.5℃,经专家会诊意见,积极给予保肝利胆,抗炎等治疗,向患者及家属交代病情,2014年8月11日考虑胆管炎,倾向于术后胆肠吻合口狭窄,不排外再次手术可能性,建议省外专家会诊,制定详细治疗方案。2014年11月11日,原告病情平稳,建议至外院行手术治疗。2014年10月21日,原告入第三军医大学西南医院肝胆外科治疗,入院诊断:胆肠吻合术后吻合口狭窄,慢性胆管炎,LC术后,腹壁切口疝。2014年11月3日转科到肝胆重症监护病区,全麻下行肝门部胆管狭窄切开整形、胆道探查取石、术中胆道镜、肝总管空肠再吻合、T管引流术、腹壁切口疝修补术,术中见:原胆肠吻合口明显狭窄。患者术后恢复顺利于2014年11月6日转肝胆外科,入院后给予抗感染,保肝,对症治疗。2014年11月24日出院,出院诊断:胆肠吻合术后吻合口狭窄,慢性胆管炎,LC术后,腹壁切口疝。原告自第三军医大学西南医院出院后继续转回被告处住院治疗。2015年2月10日病情平稳,已拔出T管及右肝前之支引流管,继续观察、继续对症治疗。2016年2月13日病情平稳,继续观察有无感染复发。患者于2017年5月24日出院。

二.维权经过

原告经过了漫长的诊疗过程,造成了巨大的物质损害及极大的精神痛苦。患者及家属明显察觉是医院在诊疗过程中存在过错,导致此严重后果。经多方打听,于2017年找到我们。经过本团队专业律师详细分析和评估后,迅速启动维权程序,并启动医疗损害司法鉴定,以查明医院的诊疗行为是否存在相应的过错。

三.医疗损害司法鉴定

云南法医院司法鉴定中心做出云南法医院司法鉴定中心[2019]LC鉴字第090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评定:原告的伤残级别为七级;劳动能力部分丧失;护理期限建议为24个月。同日,该鉴定中心做出云南法医院司法鉴定中心[2019]LC鉴字第Y-018号司法鉴定意见书,分析说明:被告为原告提供的诊疗服务过程存在过错,过错为2013年12月13日后呼吸功能恢复不佳,伴发急性呼吸窘迫综合症,经行腹腔镜下胆囊切除术,手术操作不当致胆管夹闭,胆管损伤,胆瘘,胆汁性腹膜炎,梗阻性黄疸,肝功能损伤,造成再次行剖腹探查+胆肠吻合+T管引流+腹腔引流术,术后病情危重,高热,术治疗后,病情仍无明显好转,出现胆道逆行感染,并发胆肠吻合术后吻合口狭窄,慢行胆管炎。腹壁切口疝,又行肝门部胆管狭窄切开整形、胆道探查取石、术中胆道镜、肝总管空肠再吻合、T管引流术,腹壁切口疝修补术,病情重,病程长的损害后果。故被告存在的过错与原告损害后果之间存在直接因果关系。考虑到2013年12月13日行腹腔镜下胆囊切除术有胆囊三角区同胃窦部粘连明显的存在,手术存在一定难度,建议医方负主要责任,责任比例为75%到95%。并做出鉴定意见为:被告为原告提供的诊疗服务过程存在过错,被告存在的过错与原告损害后果之间存在直接因果关系,建议被告负主要责任,责任比例75%-95%。

四.法院判决

         经审理查明,认为被告云南省第三人民医院侵权事实成立,并造成严重后果,一审判决被告云南省第三人民医院承担95%赔偿责任,赔偿原告彭超各项经济损失603541.97元。本案一审被告在上诉中对一审判决确定的责任比例及赔偿金额有异议,经人民法院二审审理认为一审判决根据鉴定意见,结合本案事实,确定医院承担95%的赔偿责任,并无不当,法院予以确认,故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更多信息,请关注大健康法律咨询中心,在线教你医疗官司如何请律师维护世间公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