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诊断不全延误病情 承担25%责任

发布时间: 2020/7/30 21:06:46

医院诊断不全延误病情 承担25%责任


【摘要】疾病越来越多样化的时代环境下,医院对患者承担着更多的诊疗风险,医院诊断不全将会延误患者的最佳治疗时机,给患者造成严重的损害后果,医院应对该损害后果承担责任,例如女性乳腺疾病的诊断治疗。二零一九年九月份,昆明市西山区人民法院对某案做出一审判决,认为医院对患者(08-195)病理切片诊断不全面,医院存在过错,该过错与其未早期行左乳根治术,未进一步控制乳腺癌的发展之间存在一定因果关系。判决医院应负次要责任,责任比例为25%。

一、案情简介

患者杨某,女,46岁,2008年8月4日,因“乳腺肿块”至元谋某医院就诊,该院初步诊断为左乳乳腺纤维瘤,并为杨某进行手术治疗,于8月8日出具检验报告书:病理诊断“(左乳)送检组织腺体及纤维均增生,局部区域细胞增生活跃,细胞核大有异形,建议到上级医院明确诊断。”

随即杨某将元谋某医院制作的的病理切片(08-195)送交被告云南某肿瘤医院进行会诊。8月14日,该肿瘤医院出具病理诊断报告书,病理诊断结果:“多考虑左乳囊性增生”。随后,杨某于8月16日从元谋某医院出院,出院诊断:“左乳囊性增生”。

2009年6月22日,杨某再次因乳腺肿块至元谋某医院住院。6月27日,元谋某医院出具病理诊断:“1、(左乳腺外上、下象限)乳腺增生病,局部细胞增生活跃,建议上级医院会诊。2、送检(左腋窝)组织,镜下为乳腺组织,未见明显淋巴结结构。”

随后杨某家属将杨某病理切片(09-305)送交昆明医学院某院作明确诊断,6月29日,昆明医学院某院出具会诊报告单,病理诊断:“1、(左乳腺外上、下象限)乳腺浸润性小叶癌。2、(左腋窝)乳腺浸润性小叶癌”。

随后,杨某于7月5日转入被告肿瘤医院进行治疗,其后,杨某家属再次到元谋某医院将杨某病理切片(08-195)借出送至被告处进行会诊,7月30日,被告出具病理诊断“多考虑左乳腺增生症”。

31日,杨某家属第三次将杨某病理切片(08-195)送至被告处进行会诊,被告做出的病理诊断依然是“左乳腺小叶增生”。

8月18日,杨某家属将杨某病理切片(08-195)送至云南医学会医疗会诊中心进行会诊,该院病理诊断结果为:“左乳浸润性小叶癌”。

二、维权经过

(一)中心介入

事件发生后,患者家属多次与医院协调,无果,经多方求援,最后委托我中心介入,我中心经过详细分析和评估,利用大数据分析相关案例判决后,认为本案维权难度较大,因其跨度时间长,但考虑到患者维权之路之艰难,在告知家属本案的巨大风险后遂接受了本案的委托,全权代理本案的维权事宜。之后我们迅速启动维权程序,并启动医疗损害司法鉴定,以查明医院的诊疗行为是否存在相应的过错。

医疗损害司法鉴定

经过双方协商,人民法院委托昆明法医院司法鉴定中心对本案进行司法鉴定,其鉴定意见:

云南某肿瘤医院为被鉴定人杨某病理会诊切片(08-195) 的诊断存在一定过错,过错为:第一次会诊切片(08-195) 诊断不全面。云南某肿瘤医院存在的过错对其左乳浸润性小叶癌早期诊断存在一定延误,与其未早期行左乳根治术,未进一步控制乳腺癌的发展之间存在一定因果关系。医方应负次要责任,建议责任比例为25%。

三、法院裁判

法院经过审理查明,认为被告侵权事实成立,认定被告云南某肿瘤医院的诊断对患者的病情定性存在一定延误,判决被告承担25%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