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纠纷官司:医院过错致患者感染死亡承担75%责任

发布时间: 2020/11/7 15:33:16

医院过错致患者感染死亡承担75%责任


【摘要】原本即将迎接新的小生命的幸福家庭,却因医院诊疗过错导致刚成为母亲数天的年轻产妇因感染死亡,死者家属找到我中心,经我中心不懈努力,采取正确的维权策略,启动维权程序,最终法院对此案作出判决,认为被告侵权事实成立,认定被告中国人民解放军某医院的治疗行为与患者的损害后果存在因果关系,判决被告承担75%的责任。

一、案情简介

2018年10月19日18:15产妇吴某因“停经9月余,腹痛4小时”入被告中国人民解放军某医院就诊。初步诊断: G1P0妊娠39-3周,头位,临产。于当日14时许无明显诱因突然出现腹痛,每次持续数秒钟至数十秒钟不等,间隔数小时不等。无发热、阴道流血、流水及便意感等不适,孕妇及家属要求入院分娩,遂住院治疗。

产妇吴某于2018年10月19日19:58娩出一.男活婴,产后直至第三天,产妇状况未出现异常,至2018年10月25日08: 34患者诉突然阴道流血多;全身乏力,心慌,精神差,饮食及睡眠可,大、小便正常。经乙方查体后考虑:子宫复旧不良;产后大出血。乙方拟处置:1、立即予以停三级护理改一级护理;2、立即予以缩宫素促进子宫收缩、羟乙基淀粉酶抗休克; 3、立即准备予以清宫。

2018年10月25日 10:00行清宫术,手术顺利,术中出血约50ml左右,术中术后患者未诉特殊不适。术后给予抗感染、缩宫止血等处理。2018年10月25日14: 00护理记录单记载:“产妇于 08:20阴道流血多,遵医嘱立即给予一级护理,氧气吸入,心电监测。缩宫素静滴,刮宫术等处理,现补液顺畅,无不良反应。阴道流血不多……”

产妇吴某于2018年10月26日出院,出院诊断:1、G1PO妊娠39-3周,头位,顺产; 2、产后大出血; 3、产后子宫复旧不良; 4、失血性休克(轻度)。

2018年10月29日17: 09患者吴某因“顺产后10天,全身浮肿、乏力3天”再次入被告处就诊,入院初步诊断: 1、产后子宫复旧不良;2、菌血症;3、感染性休克; 4、低蛋白血症。

患者入院后黃文祥主任汇报病情后指示:1.给予输血、输血浆、抗感染、缩宫等处理;2、今日给以输红细胞悬液2u,血浆600ml;

2018年10月30日18: 40心内科会诊后诊断:1、菌血症; 2、感染性休克; 3、低蛋白血症;4、全身多器官功能衰竭;意见:1、完善肺动脉CIA检查排除肺栓塞可能; 2、完善相关检查、化验寻找感染原因; 3、加强抗炎、抗感染治疗,纠正低蛋白血症、复查血常规、肝肾功、血清降钙素等化验结果。

2018年10月30日21: 45患者因经抢救无效宣布临床死亡,死亡诊断: 1、呼吸心跳骤停; 2、失血性休克; 3、感染性休克; 4、菌血症; 5、急性多器官功能衰竭; 6、产后子宫复旧不良; 7、失血性贫血; 8、低蛋白血症。

二、维权经过

(一)中心介入

事件发生后,患者家属明显察觉市医院的消极治疗导致患者死亡的损害后果,多次与医院协调,无果,经多方求援,最后委托我中心介入,我中心经过详细分析和评估后,在告知家属本案的巨大风险后遂接受了本案的委托,全权代理本案的维权事宜。之后我们迅速启动维权程序,并启动医疗损害司法鉴定,以查明医院的诊疗行为是否存在相应的过错。

医疗损害司法鉴定

经过双方协商,人民法院委托昆明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本案进行司法鉴定,其鉴定意见:

患者吴某死亡原因为产后子宫内膜炎致感染中毒性休克死亡。被告中国人民解放军某医院对被鉴定人吴某的诊治过程中存在过错;其治疗行为与死亡结果有因果关系;其过错参与度为……60%-90%。

三、法院裁判

法院经过审理查明,认为被告侵权事实成立,认定被告中国人民解放军某医院的治疗行为与患者的损害后果存在因果关系,判决被告承担75%的责任。

 以上案件由大健康法律咨询中心,春城路2楼11号办公室李军律师团队经办,昆明知名医疗纠纷律师,为你伸张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