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述荣与东莞市大朗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发布时间: 2020/11/13 17:00:55
      蒋述荣与东莞市大朗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审理法院: 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案  号: (2017)粤1972民初3816号案  由: 医疗损害责任纠纷裁判日期: 2017年10月10日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7)粤1972民初3816号原告:蒋述荣,男,1962年3月27日出生,汉族,住广西全州县,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婉颖,广东闻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东莞市大朗医院。住所地:东莞市大朗镇金朗中路85号。组织机构代码:法定诉讼代表人:黄兴城。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锦涛,广东品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邓玉婷,广东品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蒋述荣与被告东莞市大朗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4月11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于2017年6月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蒋述荣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婉颖、被告东莞市大朗医院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锦涛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蒋述荣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一、被告赔偿原告各项损失,包括:1.医疗费:116880.11元;2.误工费:49998元=8333元/月÷21.75天×183天(2015年6月18日至2015年12月16日共计183天);3.住院伙食费:3500元=100元/天×35天(2015年6月18日至2015年7月21日出院,共计住院35天);4.护理费:9655元(6000元/月÷21.75天×35天);5.营养费:6000元;6.交通费:1976元;7.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以上共计218123元及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从起诉之日起算至支付完毕之日止);二、本案诉讼费和鉴定费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原告于2015年6月17日下午给果林喷洒40分钟农药后,于傍晚6时许回家洗澡吃饭。次日早上6点多到8点摘完荔枝,8点30分吃完早餐送孙子上幼儿园后9点回家,9点多开始感觉感冒头痛、四肢酸痛乏力,为尽快恢复体力而于中午11点30分前往被告急诊科就诊,急诊检查:T:39.P:136次/分,BP107/70mmHg,神志清楚。诊断:“1、发热查因、2、农药中毒?”中午2点30分值班医生齐建雄告知患者需要在急诊留医观察,并给予肌肉注射复方氨淋巴比妥注射液,静脉输液0.9%氯化钠注射液(软袋)500ml。经上述处理后体温逐渐下降到37摄氏度,将近16点时患者自觉好转要求回家。但值班医生叶辉告知患者因其有机磷农药中毒严重,必须办理住院,并开处方盐酸戊乙奎醚2支肌肉注射。患者听后马上回应医生:“这怎么可能,本人承包果林五年,荔枝季节每周打农药一次。每次打农药都这样的习惯,从来没有中毒。我就是感冒发烧,挂个吊瓶烧退了就回家。”但是医生坚持说如果出现什么情况后果自负。家属害怕,并劝说患者,后患者勉强同意并于17时10分以诊断“有机磷农药中毒”入住消化内科。当家属排队买药回来并没有在急诊科用盐酸戊乙奎醚,而是由急诊护士携带到住院部并交接给住院部护士应用。入院后住院护士要求患者用冷水洗头洗澡,患者说怕冷,其儿子要求医院提供温水,护士置之不理。患者儿子很生气,说刚刚在急诊部打退烧针,怎么可以洗冷水澡。医院解释说没有温水,无奈患者拿着吊瓶自行进入厕所用冷水洗,出来后全身发抖加盖棉被后缓解。17时30分消化内科护士拿针筒分离输液管推注,说要给患者用解毒药。推注射药后5分钟患者出现腹痛难忍,接着视物模糊。家属马上按呼叫,紧急呼叫两次没有医护人员来看。家属直接到办公室告知医务人员用解毒药后出现反应的状况。当班护士便拿体温计测量并告知烧退了,并解释上述症状是农药中毒的表现后便置之不理。家属问被告可以给患者吃点粥码吗?被告回应今晚10点之前可以,10点以后不可以,说第二天需要进行检查。当问完护士后家属转头征询病人是否可以买个白粥吃,此时病人脸色苍白,气喘着说喉头很堵,很难说出话,便向家属点头示意。病人儿子再次到医生办公室告知病人用解毒药之后的反应。但医生解释这是农药中毒的表现,并告知家属已经加大了解毒药的剂量,需要继续观察。静脉注射盐酸戊乙奎醚解毒针后约30多分钟,患者胸部闷堵、呼吸困难、喉头梗堵、口唇及全身紫绀,接着便昏迷不省人事。家属再次紧急告知医生,医生检查病人后告知家属,患者重度农药中毒昏迷,必须交5000元押金洗血抢救治疗。家属立刻反对并告知使用解毒药后出现反应导致的昏迷。但医生坚持是重度农药中毒昏迷,必须洗掉血液中的毒药才能救命,并要求家属签字同意洗血,否则一切后果自负。家属不同意医生意见,医生便告知家属,你同意也要签字,不同意也要签字。无奈家属签下“不同意”和“同意”两张知情同意书后,向住在医院附近的侄女借钱交给医院洗血。接着就转向肾内科进行洗血治疗,洗血前测不到血压。应用大剂量甲肾上腺素升压,经过几个小时的洗血,患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加重,呼吸更加困难、喉头出现大量痰液、口唇和全身紫绀。6月19日上午,医生告知家属患者呼吸窘迫、全身器官功能衰竭,双肺水肿、胸腔积液,随时有生命危险,并告知血液毒素没有干净,中午继续洗血。6月19日12点开始,经过8小时洗血,患者病情没有改善并且越发严重,呼吸心跳快不行了。医生找家属谈话,告知家属病人必须转到东莞市华医院抢救并办理出院。出院诊断:“1、急性农药中毒;2、急性呼吸窘迫综合症;3、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症;4、发热查因:重症××?中暑?”2015年6月19日22时转往东华医院抢救,入院诊断:“1、多器官功能衰竭;2、发热查因:热射病?重症感染?;3、急性有机磷农药中毒;4、电解质紊乱。”入院后东华医院医生在听取家属有关病人应用解毒药盐酸戊乙奎醚后导致昏迷休克后,立刻停用该药。经过该院抢救10多天后,患者逐渐清醒被告判断病情错误:将上述药物反应症状误断为农药中毒的加重状况,并以重度有机磷农药中毒要求患者血液透析。因病情判断错误以至于没有对盐酸戊乙奎醚药物反应进行及时有效抢救处理,延误抢救时机导致病情一步步恶化:用药30分钟后患者出现呼吸困难、喉头梗堵、意识逐渐模糊。四、因误断病情恶化,被告不但没有及时停用盐酸戊乙奎醚,反而加大给药剂量导致病情恶化:呼吸更加困难、喉头大量痰液梗堵、口唇全身紫绀、测不到血压、昏迷、狂躁。五、因误断病情恶化,被告大剂量使用盐酸戊乙奎醚导致患者病情恶化:没血压、昏迷、狂躁,被告大量应用镇静药:丙泊酚、瑞捷、咪达唑包、硫酸镁,而上述药物在镇静同时也抑制患者呼吸和减低血压,进一步恶化病情。六、患者入院时电解质紊乱、酸碱失衡,被告没有及时进行纠正而任由一步步加重。七、针对有机磷农药中毒,被告缺乏辩证施治,诊治思路紊乱:1.原告主诉以感冒发烧、头晕、四肢酸疼于被告处就诊:入院查体:双侧瞳孔对等,直径0.25cm,无腹痛呕吐、无流涎肌颤等有机磷中毒症状;临床症状不支持有机磷农药中毒的诊断;2.被告仅凭血清胆碱酯酶2333U/L诊断重度有机磷农药中毒没有依据:因胆碱酯酶活力值为58%,而该值在50%—70%为轻度中毒范围;3.造成胆碱酯酶活力下降但患者又没有临床症状的原因有以下几个方面:(1)患者于摘荔枝季节,平均每周打一次农药,由于长期接触农药导致胆碱酯酶活力下降而机体对农药产生耐药性;(2)胆碱酯酶下降不仅仅与有机磷中毒有关,与感染、肝脏疾病及应用镇静药等都可以导致下降,而患者因上呼吸道感染,化验室检查结果白细胞上升20%的因素存在。4.被告漠视病人生命、不听取病人和家属对病情的陈述,对药物反应性休克的意见置若罔闻,以至于不但没有及时停药反而加大剂量,一步步将病人推向死亡边缘。
      
      被告东莞市大朗医院辩称:一、诊疗经过:原告蒋述荣于2015年6月18日14时32分因“头痛伴头晕、全身酸痛、乏力半天”来被告处处急诊就诊。查体:T39摄氏度,P136次/分,BP107/70mmHg,神志清,闻及少许农药味,双肺少许湿罗音。初步判断:1.发热查因2.农药中毒?给予开通静脉通道,抽血检查,复方氨基比林针退热处理,后收留观室留观。当时被告已充分告知患者家属详细病情及病情严重性。检查回报:血清胆碱酯酶2333u/l,诊断:有机磷中毒,随即予盐酸戊乙奎醚注射液2mg肌注,并拟“急性有机磷中毒”收住院观察治疗。入院后,查体:T:38.0摄氏度P122次/分R20次/分Bp108/87mmHg神志清,闻及少许大蒜气味,对答切题,全身皮肤粘膜未见出血点及瘀斑;眼球无震颤,双瞳孔等圆等大,直径左:右=2.5:2.5mm,对光反射灵敏。口角无歪斜,伸舌居中;咽充血,双扁桃体未见肿大;颈无抵抗,颈静脉无怒张。胸廓无畸形,右下肺呼吸音稍减弱,未闻及明显啰音。心率122次/分,心律齐,各瓣膜听诊区未闻及病理性杂音,腹平软,无压痛及反跳痛,肺脾肋下未及,肠鸣音正常。四肢肌力肌张力正常。生理反射存在,病理反射未引出。辅查:急诊血常规示:WBC12.66×10∧9/L;快速CRP100mg/L;血离子示:K3.03mmol/L,Na131mmol/L,C196.7mmol/L,Ca2.00mmol/L,Mg0.42mmol/L,Po.70mmol/L;血清胆碱酯酶2333U/L。肌钙蛋白、肾功能、肝功能未见明显异常。入院后初步判断:1.急性农药中毒;2.发热查因:上呼吸道感染?肺部感染?按常规全身擦洗沐浴去除表皮毒物,建立静脉通道,加强护理,吸氧,予复能剂“碘解磷定”复能,护肝,补液等对症治疗,同时密切观察患者病情变化。观察过程中19时左右患者出现胸闷、呼吸困难,考虑患者病情加重,即予心电监护,监测生命体征。因当时家属不在场,被告即刻电话联系家属,但没有接听;约15分钟家属回来,被告予告知原告病情严重性,家属表示理解并签字。被告建议原告家属对原告行血液灌流,以便除去进入血液循环的农药成分。但原告家属拒绝行血液灌流。因原告病情危重,同时拒绝血液灌流治疗,为了更好的治疗,在经原告家属同意后,原告于当天19时40分予转入ICU继续治疗。转出诊断:①急性农药中毒(农地乐、灭多威);②发热查因:上呼吸道感染?肺部感染?原告转入ICU后,被告即行镇静,升压,调控血压,气管插管,并接呼吸机辅助呼吸等积极的抢救措施。经过积极抢救治疗,患者血压上升至92/48mmHg,血氧上升至95%,予行血液净化治疗,甲流检查阴性,患者胸片示右中肺感染,氧合指数低,予泰能+左氧氟沙星抗感染,体温高,予物理降温,复查心肌酶、肌钙蛋白I、转氨酶高,并请心内科、呼吸内科、肾内科多学科会诊,综合判断,诊断为1.急性农药中毒;2.急性呼吸窘迫综合症;3.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症;4.发热查因:重症××?中暑?被告予以监测生命体征变化情况,纠正酸碱平衡,加强抗感染,继续农药中毒治疗,适当补液,维持血压,密切观察病情变化,并加强与原告的家属沟通。后原告家属考虑病情加重,要求转院治疗,被告充分告知路途风险后,患者家属表示理解。故原告于2015年6月19日22时40分由被告转至东莞市华医院继续治疗。二、被告对原告进行治疗的过程中,不存在过错。(一)被告对原告蒋述荣诊断为急性农药诊断,诊断依据充分、诊治思路清晰明确。1.根据原告提供医学资料《消化疾病急症学》,有机磷农药中毒诊断标准:①服药或接触史;②临床表现:毒蕈碱样作用、烟碱样作用、中枢神经系统效应;③实验室检查血胆碱酯酶活力下降。2.被告结合以下诊断依据:①农药接触史:高温条件下喷洒农药,长时间穿着被农药污染的衣服,经呼吸道和皮肤吸入,当时患者发热,加剧了残留农药的进一步吸收;②中毒表现:闻及少许大蒜气味,有头痛、头晕中枢不良症状,有乏力烟碱样症状;③血胆碱酯酶活力下降(2333U/L)。综合判断,被告对原告诊断急性农药中毒符合诊疗规范,诊治思路非常清晰,无误诊。3.同时,结合原告转至东莞市华医院的诊疗过程,原告提供东莞市华医院的出院小结,“患者因喷农药后头晕、乏力1天余入院,患者1天余前在果园喷农药后出现头晕、乏力(患者不戴口罩及防护服),未予重视,今天再次去果园工作(当时天晴,室外气温在30摄氏度以上)”,入院诊断、出院诊断均有有机磷中毒,更充分证明被告的诊断是符合诊断规范的。(二)被告对原告蒋述荣的治疗符合诊疗规范。1.原告提供医学资料《消化疾病急症学》、《实用药物中毒救治手册》,可以明确的是,急性农药(有机磷)中毒急救原则包括:早尽快排出毒物,防止毒物再吸收、彻底脱去污染衣物,清洗皮肤污染处,血液净化疗法;②维持呼吸循环功能:补液+应用去甲肾上腺素纠正休克,机械通气改善氧合;③应用特效抗毒药物:阿托品、戊乙奎醚(长托宁)、解磷定;④支持对症处理。2.结合本案,被告接诊原告后,立刻按照上述的急救原则为原告救治,嘱咐原告及其家属温水清洗全身,包括头发;温水浴也可降低体温。洗浴后需更换衣物,清除皮肤残留的毒物;并多次建议原告采用血液净化疗法,通过灌流除去进入血液循环的农药成分;使用新型抗胆碱药物盐酸戊乙奎醚、胆碱酯酶复活剂碘解磷定等药物,故被告的治疗是符合诊疗规范的,无过错。3.对于原告的不明原因发热,被告通过多学科会诊,邀请肾内科、呼吸内科、心内科,同时进行甲流筛查、胸片、血常规、血液生化等辅助检查,以便明确病因。被告也及时对原告予以监测生命体征变化情况,纠正酸碱平衡,使用抗生素加强抗感染,物理降温等对症支持治疗,被告已充分履行了注意义务和救治义务。(三)原告扭曲事实,虚构事实,臆造“盐酸戊乙奎醚给药途径错误”这一事实,所以原告诉称其是“药物不良反应”是缺乏证据证明,纯属子虚乌有。1.被告的急诊医生根据诊疗规范于2015年6月18日15时43分开出处方予盐酸戊乙奎醚注射液2mg肌注;原告也予以交费。被告的急诊护士也于当天16时49分执行该处方医嘱,即在当天16时49分,原告已接受了盐酸戊乙奎醚注射液2mg肌注的治疗。原告于当天17时10分才收入院予以治疗。故原告诉称“并没有在急诊科用盐酸戊乙奎醚,而是由急诊护士携带至住院部”是缺乏事实依据的,是原告自我臆造和虚构事实。2.原告入院后,被告的住院医生于当天17时10分下达“碘解磷定注射液0.5g,静脉注射”的医嘱,住院护士也于17时45分给原告静脉注射碘解磷定(详见被告证据三输液执行单、输液卡)。故事实上,原告诉称的静脉注射药物并不是原告认为的盐酸戊乙奎醚,而是符合诊疗规范的胆碱酯酶复活剂碘解磷定。原告通过扭曲事实,虚构事实,臆造“盐酸戊乙奎醚给药途径错误”事实来证明原告是“药物反应性休克导致昏迷”,缺乏事实依据,更缺乏证据证明,纯属子虚乌有。三、原告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应全部予以驳回。原告为了治疗原发疾病“严重脓毒血症、热射病、急性有机磷中毒”到医院就诊,是原发疾病导致原告有需要就诊就医,并非被告的诊疗行为有过失而导致原告就诊。所以整个过程中,原告出现任何情况都属于原告原发疾病所致。同时根据原告提供的东莞市华医院《出院小结》出院情况的描述“患者无发热、畏寒、无咳嗽咳痰,无胸闷胸痛等不适,查体:生命体征平稳”,这充分说明了原告在出院时并没有任何的损害后果。故原告诉请的医疗费、误工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护理费、营养费、交通费等费用,是治疗原发疾病所产生的费用,与被告诊疗行为无关;且精神损害抚慰金缺乏事实依据;另本案属于人身侵权损害,原告诉请的利息毫无法律依据。四、1.医疗费应剔除原告在被告医院的住院费用;2.误工费,原告并未提供充足证据证明,误工时间不明确;3.住院伙食费,被告应承担责任的住院天数应为15天(6月19日至7月4日),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书和复函称被告的治疗是正确的,所以原告在被告的住院天数不应计算进去;4.护理费,没有医嘱显示住院期间需要陪护人员及陪护天数,原告亦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5.营养费,没有任何医学资料显示原告需要营养支持;6.交通费用,原告并未提供证据证明;7.精神损害抚慰金,由于原告并未伤残或死亡,依法不应支持;8.原告诉请的利息,在侵权责任案件中不应得到支持,9.关于本案的责任参与度问题,被告是东莞市镇街医院,属于基层医院,被告目前还在创建二级医院的进程中,根据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责任参与度应考虑医疗机构的医疗水平,故如法院判定被告需承担责任,被告希望责任参与度应为10%;10.被告在法院的要求下垫付了鉴定费用10500元,请求法院按照双方责任进行分担。因此,原告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应全部予以驳回。
      
      本案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综合双方的陈述及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一、病历资料记载原告蒋述荣的治疗过程如下:2015年6月18日14时32分,原告蒋述荣因“头痛伴头晕、全身酸痛、乏力半天”前往被告处急诊科就诊,且原告自诉有喷洒农药操作。急诊科测体温39.0℃,P136次/分,BP107/70mmHg,考虑“1.发热查因;2.农药中毒?”,给予开通静脉通道,抽血检查,复方氨基比林针退热处理。检查回报:血清胆碱酯酶2333u/l,遂诊断为“有机磷中毒”,予盐酸戊乙奎醚注射液2mg肌注,并拟“急性有机磷中毒”收住院观察治疗。同日17时05分,原告蒋述荣入院治疗。入院诊断:1.急性农药中毒;2.发热查因:上呼吸道感染?肺部感染?入院后予促毒物排泄、胆碱能拮抗剂、胆碱酯酶复能剂、护胃护肝及对症支持治疗,全身沐浴(清洗毛发、皮肤)按常规全身擦洗沐浴去除表皮毒物,建立静脉通道,加强护理,吸氧,予复能剂“碘解磷定”复能,护肝,补液等对症治疗。19时00分,原告出现胸闷、呼吸困难,心率135次/分,血氧90%,予告病重,原告及家属拒绝行血液灌流,经家属同意,予转ICU进一步治疗。转入ICU后即行镇静、升压、调控血压、气管插管并接呼吸机辅助呼吸及抗感染治疗,经讨论给予血液净化治疗,转入诊断:1.重度农药中毒(农地乐、灭多威);2.发热查因:上呼吸道感染?肺部感染?3.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征。2015年6月19日10时00分,原告处于镇静状态,气促,无呕吐,无腹胀,查体:T41.0℃P143次/分R30次/分Bp95/45mmHgSp0295%,需积极治疗,完善相关检查,密切观察患者症状、体征,及时调整治疗方案。2015年6月19日22时15分,因原告病情危重,建议转上级医院治疗,原告家属要求转东莞市华医院,出院医嘱:转上级医院治疗。原告在被告处治疗支付了医疗费15759.63元。
      
      二、2015年6月19日23时30分,原告转至东莞市华医院治疗,入院诊断为:1.发热查因:热射病?重症感染?2.急性有机磷农药中毒3.电解质紊乱,予头孢哌酮他唑巴坦及左氧氟沙星抗感染治疗等。原告于2017年7月21日出院,出院诊断:1.严重脓毒症2.热射病3.有机磷中毒4.肺部感染、右侧胸膜腔积液5.冠心病心功能不全6.电解质紊乱7.右冠脉硬化8.胸椎退行性变,出院医嘱:1.注意休息、避免着凉,加强营养2.出院带药……3.一周后复诊。原告在东莞市华医院住院治疗支付98515.5元,复诊支付了564.75元。
      
      三、原告认为其仅为感冒发烧入院,在原告没有任何农药中毒症状,被告因原告穿着此前打农药的衣服而判断原告是农药中毒,被告后续的血液透析以重度农药中毒治疗,不考虑原告的中毒程度以及原告专门从事打农药已产生抗药性,另外原告出现休克也是因为被告错误使用盐酸戊乙奎醚,原告出现休克后,被告并未及时抢救。本院经原告的申请委托广东中一司法鉴定所对被告的诊疗行为是否存在过错以及因果关系、责任程度进行鉴定,广东中一司法鉴定所出具粤中一鉴[2016]临鉴字第3414号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意见书,认为:1.被告在对原告的诊疗过程中,急诊科对原告“急性农药中毒”的诊断正确,对其急性农药中毒的处理正确,但在对原告体温38℃、WBC12.66×109/L的情况下,对原告未给予抗感染治疗;2.被告使用碘解磷定符合治疗原则,但对患者急性农药中毒合并有中高度感染未予重视,未及时给予有力的抗感染及液体治疗;3.原告病情加重与中重度感染及轻中度农药中毒的合并作用有关;4.被告在早期脓毒血症的液体治疗与抗生素应用存在不足,其休克的发生与此有关联,与农药中毒的处理无明显关系。综上,被告对原告急性农药中毒的诊断与处理正确,对其合并感染未充分认识和及时处理,鉴于原告急性农药中毒症状明显,相关抢救治疗措施需及时进行,被告的诊疗行为与原告病情加重存在轻微因果关系,其责任参与度为10%-20%。被告为该鉴定支出了鉴定费10500元。
      
      四、原告认为广东中一司法鉴定所出具的鉴定意见书存在以下问题:1.回避了被告核心医疗行为存在的错误,即原告在2015年6月18日17:30应用解毒药后5分钟出现药物反应至药物反应性休克长达一个半小时的时间里,被告没有履行及时施行救治义务,直至19:00被告才采取抢救措施,而鉴定意见书中写到17:59分转入ICU进行升压等抢救是完全虚构;2.鉴定人员没有专业资质、缺乏临床内科学科、急症学科等医疗专业水平,对本案鉴定超出其执行范围;3.鉴定前的听证程序并未安排原被告双方同时进行听证。经查,在听证过程中,原告代理人认为鉴定人员存在倾向性而中途离开。广东中一司法鉴定所回复称:1.被告对原告急性农药中毒的入院针对是正确的,采用的诊疗措施符合医疗常规,具体的执行行为不影响鉴定结果;2.鉴定人员是经广东省司法厅认证的资深司法鉴定专家,担任本案鉴定工作符合司法鉴定要求;3.根据广东省司法鉴定协会12号文关于医疗损害鉴定程序进行第7.2.4条款,并未规定医患双方必须同时进行陈述意见,听证程序符合规定。另,该鉴定所提供了参加会鉴人员登记表拟证明双方已实际参加听证。被告对广东中一司法鉴定所的鉴定意见书确认真实性,但其认为其过错应为10%。
      
      五、广东中一司法鉴定所鉴定意见书的鉴定人员为肖建德和温湧溪,执业范围分别为法医临床司法鉴定(视觉功能鉴定、听觉功能鉴定、性功能鉴定、活体年龄鉴定除外)、法医病理司法鉴定法医临床司法鉴定(视觉功能鉴定、听觉功能鉴定、性功能鉴定、活体年龄鉴定除外),鉴定过程中邀请了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急危重症ICU主任、急危重症医学主任医师冯永文一起参与鉴定。根据广东省司法鉴定协会发布的粤鉴协(2014)12号文第7.2.3条规定“介绍鉴定人人数与资质,介绍医患双方及其他参会人员的身份,询问双方有无异议,是否需要依法申请回避”,第7.2.4规定“患方首先陈述意见,然后医方陈述意见(双方可同时向鉴定机构提交书面陈述意见),陈述意见主要包括医疗事件争议的焦点与事实依据”,第7.2.5规定“就双方争议的事实和焦点,鉴定人和某专家分别向医方、患方进行发问”。
      
      六、原告主张其住院期间由其妻子护理,但对此没有证据予以证明。原告主张其事发前一直承包果林,每年收入十万至十六万左右,为此提供了一份《果场承包合同》予以证明,《果场承包合同》系原告与陈桂明于2010年7月20日签订,约定原告承包位于东莞市大朗镇象山工业园旁约40亩的果场,承包期限为2010年8月1日至2020年7月31日。原告还主张其已经丧失了劳动能力,故误工费应计算至起诉之日。
      
      本院认为:本案为医疗损害责任纠纷。综合双方的陈述意见,本案的争议焦点有二:一是被告的医疗行为是否存在过错,如存在过错,该过错与原告的人身损害后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过错程度应如何认定;二是如被告应承担赔偿责任,则原告主张的赔偿费用应如何确定。
      
      关于焦点一。本院在审理过程中依法委托广东中一司法鉴定所对被告的诊疗行为进行医疗损害鉴定。虽然原告主张鉴定机构未组织双方同时进行听证构成程序违法,但根据本院查明事实可知,鉴定机构已通知双方参加听证程序,且双方均已针对鉴定事项提交了各自的陈述意见书,并出席听证及分别陈述了意见,但由于原告主观判断鉴定人员具有倾向性而拒绝继续进行听证。在此情况下,由于:(一)原告并无证据显示鉴定人员具有倾向性,仅是因为代理人与鉴定人员意见不合即自行决定拒绝继续进行听证程序,应视为其放弃继续在听证程序中陈述意见的权利;(二)暂无明确规定听证程序必须医患双方同时在场才能进行,而根据双方的书面陈述意见书及参与听证的过程显示,双方均已对案涉医疗行为发表了意见,整个鉴定过程中并未存在剥夺一方权利的情况,故案涉鉴定的听证过程无损原告的程序及实体权益;(三)双方授权法院委托鉴定机构对案涉医疗行为进行鉴定,若允许一方仅依据情感判断及其消极参与鉴定的行为即更换鉴定机构,则意味着任何一方均可以此方式选择鉴定机构,显然对另一方不公平,亦不符合司法鉴定的要求。因此,合议庭认为本案中广东中一司法鉴定所的听证过程不足以构成程序违法。而在鉴定人员的资质方面,根据鉴定意见书所附的鉴定人员资质文件显示,本案鉴定人员均具有执业资格,原告以鉴定人员没有内科学科、急症学科等医疗专业水平为由认为其缺乏鉴定资质,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针对原告主张鉴定意见书回避被告核心医疗行为存在的问题,广东中一司法鉴定所已一一作出认定,并不存在原告所述之情形,反是原告所主张的医疗行为缺乏证据予以佐证。综上,本院对广东中一司法鉴定所作出的司法鉴定意见书予以采信,根据该结论显示,原告急性农药中毒症状明显,被告对其急性农药中毒的诊断与处理正确,被告在早期脓毒血症的液体治疗与抗生素应用存在不足,其休克的发生与此有关联,与农药中毒的处理无明显关系,而鉴于原告急性农药中毒症状明显,相关抢救治疗措施需及时进行,故被告的诊疗行为与原告病情加重存在轻微因果关系。考虑到被告在原告体温38℃、WBC12.66×109/L的情况下,对原告未给予抗感染治疗,未对原告急性农药中毒合并有中毒感染未予重视,早期脓毒血症的液体治疗与抗生素应用存在不足,因此,被告的行为存在过错,且与原告的损害后果存在因果关系,故被告理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综合上述分析,再参考鉴定机构关于过错参与度的意见,本院酌情确定被告应就上述损害结果承担20%的民事责任。
      
      关于焦点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和《最高人民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等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本院核定原告的各项损失如下:1.医疗费。原告在本次事故治疗过程中已支出医疗费114839.88元,有医疗费票据以及病人费用清单为证,本院予以确认。
      
      费。结合原告的病情,其住院期间确实需要护理人员进行照顾,但原告并未证据证明其住院期间由其妻子进行护理以及其妻子收入情况,且原告住院天数为34天,故本院按50元/天的标准计算34天护理费,合计为1700元。3.住3.住院伙食补助费。原告其主张按照100元/天计算住院伙食补助费,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但应计算34天为3400元。
      
      4.营养费。原告出院时医生建议加强营养,结合其伤情,本院酌定支持其营养费2000元。
      
      5.交通费。虽原告未能提供证据证明该费用的支出,但考虑到处理其办理转院等必然发生一定的交通费用,故本院确定该费用为1000元。
      
      6.误工费。原告因治疗而误工,被告应向原告支付误工费,鉴于原告并未能提供证据予以证明其收入情况,而其事发前承包果场,从事种植业,故误工费应以广东省2016年度人身损害赔偿计算标准中林业年平均工资30783元/年的标准计算34天为2867元(30783元/年÷365天×34天)。原告诉请超出部分,本院不予支持。
      
      以上各项合计125806.88元,根据前述论证,被告应就案涉损害结果承担20%的责任,故被告应向原告赔偿上述金额的20%,即25161.38元。根据损害后果,结合被告的经济能力和过错程度,本院酌情确定精神损害抚慰金为2000元。综上,被告共需赔偿原告损失27161.38元(25161.38元+2000元),对于原告超出上述数额的诉讼请求,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告诉请利息,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第十八条第一款、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一、限被告东莞市大朗医院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五日内赔偿原告蒋述荣医疗费、交通费、误工费、护理费、营养费、住院伙食补助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合计27161.38元;二、驳回原告蒋述荣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4572元,由原告蒋述荣负担4003元,被告东莞市大朗医院负担569元。本案鉴定费10500元,由原告蒋述荣负担8400元,由被告东莞市长安医院负担21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陈映华审判员 陈 波人民陪审员 郑惊雷二〇一七年十月十日书记员 邓秀琳附:相关的主要法律条文:《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五十四条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七条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
      
      ……第十八条受害人或者死者近亲属遭受精神损害,赔偿权利人向人民法院请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予以确定。
      
      第十九条医疗费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病历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确定。赔偿义务人对治疗的必要性和合理性有异议的,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
      
      医疗费的赔偿数额,按照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实际发生的数额确定。器官功能恢复训练所必要的康复费、适当的整容费以及其他后续治疗费,赔偿权利人可以待实际发生后另行起诉。但根据医疗证明或者鉴定结论确定必然发生的费用,可以与已经发生的医疗费一并予以赔偿。
      
      第二十一条护理费根据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和护理人数、护理期限确定。
      
      护理人员有收入的,参照误工费的规定计算;护理人员没有收入或者雇佣护工的,参照当地护工从事同等级别护理的劳务报酬标准计算。护理人员原则上为一人,但医疗机构或者鉴定机构有明确意见的,可以参照确定护理人员人数。
      
      护理期限应计算至受害人恢复生活自理能力时止。受害人因残疾不能恢复生活自理能力的,可以根据其年龄、健康状况等因素确定合理的护理期限,但最长不超过二十年。
      
      受害人定残后的护理,应当根据其护理依赖程度并结合配制残疾辅助器具的情况确定护理级别。
      
      第二十二条交通费根据受害人及其必要的陪护人员因就医或者转院治疗实际发生的费用计算。交通费应当以正式票据为凭;有关凭据应当与就医地点、时间、人数、次数相符合。
      
      第二十三条住院伙食补助费可以参照当地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标准予以确定。
      
      受害人确有必要到外地治疗,因客观原因不能住院,受害人本人及其陪护人员实际发生的住宿费和伙食费,其合理部分应予赔偿。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八条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但未造成严重后果,受害人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一般不予支持,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情形判令侵权人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
      
      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造成严重后果的,人民法院除判令侵权人承担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等民事责任外,可以根据受害人一方的请求判令其赔偿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第一百四十二条法庭辩论终结,应当依法作出判决。判决前能够调解的,还可以进行调解,调解不成的,应当及时判决。
      

      第二百五十三条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

       更多信息就上大健康法律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