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后未重视病情变化致患者死亡,法院判医方承担30%赔偿责任

发布时间: 2020/11/15 20:00:25

外科】术后未重视病情变化致患者死亡

摘要患者因外伤致腹腔脏器损伤,入院后行小肠修补术,术后不重视病情,未加强抗感染治疗,病历记录不全,出现肾功能不全的病情变化,未引起足够重视,未积极观察及处理,致肾功能损害持续性加重,最终导致患者死亡。法院判医方承担30%赔偿责任。

一、案情简介

患者张某因外伤后腹痛10小时余于2017年8月20日到玉溪市人民医院入院治疗。诊断:1.腹痛原因待查:1)腹部闭合性损失?2)腹腔脏器损伤待排;2.局限性腹膜炎;3.肝脏部分切除术后。诊疗经过:入院后完善术前检查,于2017年8月20日急诊行全麻插管下行小肠穿孔修补+腹腔冲洗引流术。患者术后第三天肠已通气,嘱进食,术后复查肝功能提示蛋白质偏低,需给予人血蛋白输入及补液支持治疗,但患者及家属拒绝输入液体及营养物质,术后第五天患者出现全身浮肿、尿少,考虑低蛋白血症,液体输入、进食较少,建议输液及留置胃管进食,反复嘱患者及家属肠外营养、进食,家属诉饮食可以,拒绝液体及白蛋白营养补液治疗,恢复较差,出现少尿,请营养科及肾内科会诊协助诊治,但家属患者要求自动出院至昆明上级医院继续治疗。患者张某2017年8月30日自动出院,共住院10天。出院诊断:1、小肠穿孔;2、局限性腹膜炎;3、肝脏部分切除术后;4、低蛋白血症;5、肾功能不全;6、电解质紊乱。出院医嘱:1、合理饮食,加强营养;2、至上级医院进一步治疗;3、不适随诊。患者张某于2017年8月30日至2017年9月22日在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住院治疗,诊断:1、脓毒性休克、急性肾功能不全;2、肠穿孔修补术后;3、肺部感染;4、腹腔感染;5、凝血功能障碍;6、低白蛋白血症;7、重度贫血;8、电解质紊乱;9、大便菌群失调。患者张某于2017年9月22日死亡。

二、维权经过

患者的死亡让其家属遭受重大打击,他们认为患者的死亡是因为玉溪市人民医院在提供诊疗服务过程中未尽到注意及相应诊疗义务,术后未严密观察患者病情,未采取对症措施造成的。经多方打听找到我团队,经过本团队专业律师详细分析和评估后,迅速启动维权程序,并启动医疗损害司法鉴定,以查明医院的诊疗行为是否存在相应的过错。

三、医疗损害司法鉴定

经原告申请,本院委托云南法医院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鉴定,云南法医院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2018]LC法鉴字第Y-033号《法医临床鉴定意见书》,分析说明:玉溪市人民医院为被鉴定人张某提供的诊疗行为存在一定过错。过错为:1.2017年8月20日行小肠穿孔修补+腹腔冲洗引流术后,对病情未引起足够重视,未积极调整抗生素加强抗感染治疗。2.2017年8月20日行小肠穿孔修补+腹腔冲洗引流术后,对小便出量记录不全,出现肾功能不全的病情变化,未引起足够重视,未积极观察及处理,肾功能损害持续性加重。鉴定意见:玉溪市人民医院为被鉴定人张某提供的诊疗行为存在一定被过错,医方存在的过错与被鉴定人张某病情加重的损害后果之间存在一定因果关系,建议医方负次要责任,责任比例为20-35%。

四、法院判决

故根据鉴定意见,本院确认被告玉溪市人民医院在为张某提供医疗服务过程中存在过错,其过错与死者张某损害后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并负次要责任,故结合案件事实,本院确认被告玉溪市人民医院对患者张某死亡造成的各项损失承担30%的赔偿责任。

以上信息由大健康法律咨询中心进行整理发布,大健康法律咨询中心,专业打医疗纠纷的律师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