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应该拒绝对孩子强制接种疫苗吗

发布时间: 2020/11/17 16:22:50
      最近,“疫苗安全”成为许多中国父母离不开的阴影。实际上,各国对疫苗的安全性都有争议,有时也会发生副作用。但是,无论争论有多大,现实中为了保护抵抗力弱的孩子需要各种疫苗。重要的是要把疫苗的副作用可能给孩子带来的危害降到最低。我认为安全接种至少有六个重要环节。
      
      在接种疫苗之前,家长有权知道疫苗的基本情况。
      
      每个人在选择产品时,两个最基本的权利、知情权和选择权、知情权是选择的前提。
      
      实际上,我国很多地方规定接种前应该在知情同意上签名,但实施效果不同。给孩子接种疫苗的时候,有些卫生机构不一定要告诉家长这些产品存在的风险,谁是制造商,谁是送货人?有些父母甚至不知道孩子们接种了什么疫苗。一般来说,孩子出生后就有“母子健康手册”和“儿童预防接种证”,接种情况记录清楚,但在国内很多地方,孩子上小学后就没有相关记录。
      
      另外,媒体对疫苗安全性的讨论不充分,父母对疫苗了解不多,被动接受。相比之下,当甲型流感大流行时,美国媒体、公众、专家和政府机构对甲型流感疫苗进行了非常充分的讨论。另外,疫苗伤害名单上,美国记录了百日咳、麻疹、腮腺炎、水痘等疫苗可能引起的副作用,根据疫苗的最新临床反应进行了补充和调整。这个名单包括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为孩子推荐的所有疫苗。
      
      对于强制接种疫苗,父母有权说不如果你有权知道,你就需要自由选择的权利。关于与公共卫生安全无关的疫苗,即使政府告诉了我绝对的安全,我也可以说不。
      
      作家郑渊洁在博客上写道“从1995年开始就不相信疫苗”。有一天,他儿子回家,从学校老师那里寄信。父母们想给学生注射“甲肝疫苗”,明天必须付钱。否则我回家拿。当然,郑渊洁说的故事不仅仅是他的家人。
      
      在中国卡介苗疫苗、脊髓灰质炎疫苗、百白破和乙型肝炎疫苗已纳入强制免疫计划。但是,郑渊洁的孩子接种疫苗时,“甲肝疫苗”还没有纳入计划免疫。但是,由于学生在人际关系中重视学校,学校销售两种疫苗的行为变得强迫,与变态强制接种的行为相似,显然不仅仅是“甲肝疫苗”。更可悲的是,郑渊洁只能让儿子上学逃离疫苗,但他不能向学校说清楚。我觉得我的孩子没必要打。
      
      许多国家在一定范围内实行强制疫苗制度。例如,在意大利,小儿麻痹症、破伤风、白喉、乙型肝炎是强制性疫苗,但不能强制性接种。2005年,美国FDA批准了预防宫颈癌和生殖器疣、开辟癌症疫苗先河的HPV疫苗。德克萨斯州州长佩里决定在该州接种这种疫苗。因为德克萨斯州是发病率很高的地区。
      
      虽然是nce地区的宫颈癌,但这个决定引起了前所未有的舆论。除了安全问题,人们更关心的是政府有权自己管理而不是市民,最终计划落空了。
      
      在接种疫苗后,有专门机构的监测效果。
      
      选择不是每件事都是对的。和买电器一样,疫苗产品也需要售后服务。
      
      与国内任何国家一样,疫苗效果的监测都面临着多龙治水的局面。这两条龙是各级卫生部门设置的疾病预防控制系统,是药品监督管理部门下属的药品不良反应监视机构。这两个部门分别开展工作,资源多次浪费,信息难以共享。另外,有两个相关的法律法规。《疫苗流通接种管理条例》专门管理疫苗,《药品不良反应报告和监测管理方法》规范了药品,但与疫苗有关。两者在报告格式和时限方面有不同的要求。
      
      直到1990年11月1日,美国卫生部建立了独立于药品不良反应报告系统(ADR)的疫苗不良事件报告系统(VAERS)。他们收集了FDA批准的疫苗不良信息,在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等许多国家也设立了同样的专门机构。
      
      如果有不良反应,市民可以直接举出报纸副作用的监测不能依赖政府的自主性,更多的信息只能依赖自主报告。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和先进系统的根本差别是只允许专业组织报告信息,美国没有任何限制。
      
      根据我国现行规定,药品不良反应报告的主体只有医务人员和生产单位。监护人可能无法填写报告,只有专家才能填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