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未告知尸检 承担40%责任

发布时间: 2020/7/30 21:18:43

医院未告知尸检 承担40%责任

【摘要】死者因颅骨骨折入院,两次行颅内多发性血肿清除术,后于二次术后第二天行等候CT检查过程中出现呼吸、心跳停止,经抢救无效死亡,医院未告知死者行尸检,死者家属选择医学会进行鉴定,一审败诉。最后死者家属找到我中心,经不懈努力,历经波折,终是得到一个相对公正的判决。法院认为被告侵权事实成立,认定被告会泽某医院对患者的诊疗存在过错,其过错在于医院未履行告知患者家属进行尸检的义务,判决被告承担40%的责任

一、案情简介

患者王某,男,57岁,2015年3月5号12:40 因“颅骨骨折?”至会泽县人民医院就诊。家属自诉因县医院CT设备故障故转被告会译某医院就诊。

2015年03月05日15:12 患者因“不慎跌伤头部伴头痛呕吐头昏6小时”入住被告会泽某医院住院部,患者神志清楚,诉头痛、头昏、烦躁不安、恶性呕吐2次,呕出胃内容物,双侧瞳孔等大等圆,直径约2mm,对光反射迟钝,左侧外耳道有少血流血,诉左肩胛部疼痛,肌力V级,肌张力正常,其中CT检查示:额颞顶硬膜下见一约7cmX 6cm大小的血肿,触痛明显,无明显活动性出血。初步诊断:中医诊断:筋伤气滞血淤;西医诊断:1、脑挫伤、额颞顶硬膜下出血,2、肋骨骨折。

随后于16:35送入手术室,在全麻下行“颅内多发性血肿清除术、去骨瓣减压术”,于20:31手术完毕返回病房,烦躁不安,双侧瞳孔不等大等圆,左侧约2cm,右侧月3cmn,对光放射迟钝,头部敷料诊血,之后患者多次出现烦躁不安。经被告治疗后仍未见明显好转。

2015年03月06日术后复查CT示:右侧额颞顶部硬膜下血肿较前吸收,本次扫描右侧颞叶脑实质内见团片转高密度影,大小约4.8cmX3.6cm,周围见大片水肿带,侧脑室见片状高密度影,右侧额颞顶叶脑挫裂伤较前无明显变化,右侧颅骨术后改变,蛛网膜下腔出血较前增多,右侧颞顶部软组织肿胀并积气。双肺挫裂病灶较前增多,左侧胸腔中等量积液,右侧胸腔少量积液。左侧第1-7 肋骨骨折并错位同前…

2015年03月06日,患者再次在全麻下行“颅内血肿清除术+去骨瓣减压术”,术后返回病房,患者神志不清,双侧瞳孔等大等圆,直径约2mm,对光反射迟钝,切口敷料干燥…术后03月08日复查CT示:颅骨呈术后改变,右侧额颞顶叶硬膜下血肿较前明显吸收,右侧侧脑室受压较前减轻,双侧侧脑室后脚积血大致同前,蛛网膜下腔出血较前吸收,右侧额颞顶叶见引流管置入影,双侧颞顶部软组织肿胀并积气同前。双肺挫裂伤征象大致同前,双侧胸腔积液较前增多,心影、纵膈大致同前;左侧第1-7肋骨骨折大致同前,部分骨质断端错位、重叠较前明显。

2015年03月08日10:15,护士陪同患者复查CT,在等候CT检查途中,患者出现呼吸、心跳停止,随后立即给予胸外心脏按压,仍加压吸氧,给予肌注洛贝林3mg,尼可刹米0.375g,最后抢救无效于2015年03月08日11:26死亡。

二、维权经过

(一)中心介入

事件发生后不久,患者家属即将此案起诉到法院,但因其家属缺乏专业及行业知识及经验,将该案委托至昆明市医学会进行鉴定,鉴定意见为被告在为患者提供诊疗的过程中虽存在过错,但该过错与患者的死亡之间无因果关系,而法院采纳医学会的鉴定意见,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患者家属对该结果不服,经多方打听,最后委托我中心介入,我中心经过详细分析和评估后,认为本案维权难度较大,因其跨度时间长,但考虑到患者维权之路之艰难,在告知家属本案的巨大风险后遂接受了本案的委托,全权代理本案的维权事宜。之后我们迅速启动维权程序,在仔细分析案件情况后立即向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经我中心的努力,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将该案发回原审法院重审。发回重审之后我中心即向法院申请启动重新鉴定,以查明医院的诊疗行为是否存在相应的过错。尽管鉴定结论认定被告存在过错,但因未行尸体解剖,被告过错参与度却无法判定,原审法院判决还是尽人意。我中心对该判决结果不服,继续向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经过我中心不懈努力,二审终是得到一个相对公平的判决。

(二)医疗损害司法鉴定

经过双方协商,人民法院委托昆明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本案进行司法鉴定,其鉴定意见:

认定医方在为被鉴定人进行诊疗的过程中存在过错,与被鉴定人死亡之间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但因未行尸体解剖,其过错参与度无法判定,

三、法院裁判

法院经过审理查明,认为被告侵权事实成立,认定被告会泽某医院对患者的诊疗存在过错,其过错在于医院未履行告知患者家属进行尸检的义务,判决被告承担40%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