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某和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发布时间: 2020/11/21 19:29:34
      袁军、袁星明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审理法院: 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案  号: (2017)黔01民终3825号案  由: 医疗损害责任纠纷裁判日期: 2017年09月29日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7)黔01民终3825号上诉人(原审原告):袁军,女,1971年8月1日出生,汉族,住贵州省贵阳市云岩区。
      
      上诉人(原审原告):袁星明,男,1958年11月15日出生,汉族,住贵州省贵阳市云岩区。
      
      上诉人(原审原告):袁建萍,女,1955年3月30日出生,汉族,住贵州省贵阳市云岩区。
      
      上诉人(原审原告):袁筑萍,女,1956年10月17日出生,汉族,住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贵州省人民医院,住所地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中山东路83号。
      
      法定代表人:田晓滨,该院院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果锐(系该医院员工),男,1979年11月2日出生,汉族,住贵州省贵阳市云岩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贵阳中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贵州省贵阳市云岩区飞山街83号。
      
      法定代表人:张帆,该院院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汪雪琴(该医院员工),女,1979年7月20日出生,汉族,住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帅(该医院员工),男,1982年9月14日出生,住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
      
      上诉人袁军、袁星明、袁建萍、袁筑萍因与被上诉人贵州省人民医院(以下简称“省医”)、贵阳中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以下简称“中医二附院”)医疗损害赔偿责任纠纷一案,不服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人民法院(2014)南民初字第296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7月14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袁军、袁星明、袁建萍、袁筑萍上诉请求:1、请求依法撤销一审判决,改判支持上诉人的一审全部诉讼请求;2、一、二审诉讼费用、鉴定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一、一审判决对“经鉴定被告中医二附院在对张某的诊疗过程中,对疾病的诊疗、治疗及药物使用等方面符合医疗常规,未发现存在医疗过错,故原告诉请被告中医二附院承担赔偿责任,不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依法不予支持”的认定事实错误;二、一审判决对“经鉴定被告生意在对张某的诊疗过程中,对疾病的诊断、治疗方面符合医疗常规,未发现存在医疗过错;”的认定事实错误;三、一审判决对“鉴定意见依据充足,经原告申请两位鉴定人均出庭接受了质询,并就原告提出的异议给出了合理答复,且原告未提供其他证据足以推翻鉴定意见,本院依法予以采纳”的认定事实错误;四、一审判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等规定判决被上诉人不存在医疗过错适用法律错误;五、本案程序违法,应当依法改判。
      
      省医辩称,首先,患者张某在2013年11月28日到省医急诊科留观,诊断手法规范,省医已经尽到了责任,患者之所以没有及时办理入住手续,是因省医医院病人流量十分大,这一点省医也向患者及患者家属进行详尽的解释;其次,省医也没有不当的治疗,患者张某系70多岁的老人,患有多种疾病,如慢性肺部感染等疾病,在入院之初,就已下了病危通知书,抢救未能成功,便是因患者的多种疾病和其较高年龄,患者的死亡与省医是没有直接因果关系的;最后,从患者的鉴定报告来看,省医的护理可能是存在一些瑕疵,但也达不到要承担责任的程度,请求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中医二附院辩称,首先,患者张某78岁,因胸闷复发,进入中医二附院治疗,诊断出是心肌梗死,并且原发性高血压十分严重,入院诊断后对患者进行了诊治,发现尿液中有白细胞,诊治后没有达到效果;其次,患者高龄,在前几次住院中在中医二附院的住院史上是没有具体的头孢过敏症状的,并且在使用头孢以前也做了皮试,呈阴性,才对患者使用了头孢,但患者出现呕吐的症状,11月11日便停止使用头孢;最后,11月27日患者出院,离患者死亡时间还有一个月,因此中医二附院使用头孢对于患者的死亡没有直接因果关系,即使患者头孢过敏,过敏反应也不会经过一个月才出现,因此中医二附院不应当承担责任,请求法院驳回上诉人的请求,维持原判。
      
      袁军、袁星明、袁建萍、袁筑萍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一、请求省医、中医二附院赔偿四上诉人死亡赔偿金93502.55元、医疗费22231.18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500元、营养费1500元、护理费4200元、丧葬费20052.5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鉴定费5000元、申请鉴定人出庭费用2000元,共计201986.23元;二、省医、中医二附院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张某,1935年12月7日生,户籍地在本市××市××单元××楼附11号;与袁继旭系夫妻关系,共同生育袁军、袁星明、袁建萍、袁筑萍;袁继旭于1995年4月19日离世。2013年10月24日,张某因“胸闷、心慌2+年,复发加重伴咳嗽、咳痰1天”由门诊收入中医二附院心血管内科,体格检查:BP130/64mmHg,口唇紫绀,颈静脉经治疗好转后于2013年11月23日出院,病历载明:“。过敏药物:头孢。入院时情况:患者张某,女,78岁,因“反复胸闷、心慌2+年,复发加重伴咳嗽、咳痰1天”于2013年10月24日由门诊以“1.冠心病2.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急性加重期”收入我科。入院症见:胸闷、心慌,咳嗽、咳痰,倦怠懒言,气短乏力,无胸痛,无阵发性呼吸困难,无昏厥、一次性黑矇,无恶心、呕吐汗出肢冷等症,精神欠佳,纳眠可,二便调。体格检查:BP130/64mmHg,口唇紫绀,颈静脉无充盈,甲状腺未扪及,胸廓对称无畸形,胸部可见2*3cm手术疤痕,双肺叩诊呈清音,双肺呼吸音清,双肺可闻及少许湿性啰音,以右侧为甚,心尖搏动位于第五肋间隔左锁骨中线内侧0.5cm处,心界不大,心率83次/分,各瓣膜听诊区未闻及病理性杂音,腹平坦,无压痛,无反跳痛及肌紧张,肝脾未扪及,双肾区无压痛和叩痛,双下肢无水肿,生理反射存在,病理反射未引出。住院经过:入院后按内科常规二级护理,病重,半卧位低盐低脂糖尿病饮食,晚上相关检查。予留置针置管及护理,监测四段血糖。持续上氧改善机体氧供。先后予阿奇霉素、左氧氟沙星、头孢替胺、亚胺培南抗感染;同时于维生素B6避免消化道不适。予西替利嗪、氯苯那敏口服抗敏止痒;开塞露通便;氨茶碱口服平喘。住院期间分别请内分泌科、消化内科、泌尿科会诊以协助诊治。出院情况:患者活动时未诉胸闷,双下肢皮肤瘙痒症消失,无气促、气短,无咳嗽、咳痰,无恶心,呕吐,无胸痛、心慌、阵发性呼吸困难,无晕厥、一次性黑矇,精神欠佳,睡眠可,二便调。血糖控制好。体查:BP130/70mmHg,双肺未闻及干湿性啰音,心尖搏动位于第五肋间隔左锁骨中线内侧0.5cm处,心界不大,心率74次/分,各瓣膜听诊区未闻及病理性杂音,双下肢无水肿。腹平坦,未见手术疤痕、胃肠型、静脉曲张和蠕动波,腹部无压痛,无反跳痛及肌紧张,肝脾未扪及,双肾区无压痛和叩痛,脊柱、四肢无畸形,脊椎各棘突、棘间、棘旁无压叩痛,双下肢无水肿,生理反射存在,病理反射未引出。出院时劝告:1、注意休息,避免受凉;2、按时服药,出院带药:雷贝拉挫钠20mg*2盒。;3、随诊。治疗结果:好转。临时医嘱:7/1109:00头孢替胺皮试(-)。”;医疗费个人承担部分为2293.92元。2013年11月28日,张某通过拨打120急救电话,进入省医急救,在省医急诊科留观6天,于2013年12月4日开始住院治疗,于2013年12月6日因呼吸循环系统衰竭死亡,病历载明:“入院诊断:1、慢性肺阻塞性疾病急性加重期并I性呼吸衰竭;2、慢性结石性胆囊炎急性发作并颈部结石嵌顿;3、2型糖尿病;4、原发性高血压3级、极高危组;5、高脂血症;6、帕金森氏症;7、右侧乳腺癌术后;8、甲状腺功能减退;9、右侧胸腔纪嫣然原因:(1)甲状腺功能减退并积液?(2)恶性胸腔积液?(3)结核性胸膜炎?诊疗经过:1、上氧,低盐低脂糖尿病饮食。2、抗感染;盐酸左氧氟沙星、替硝唑。3、解痉平喘:氨茶缓释片、多索茶碱。4、活血化瘀:疏血通。5、抑酸保胃:泮托拉唑。6、降血压:吲达帕胺。7、降血糖:诺和灵30R,早18U、晚18U据血糖水平调速。8、抗帕金森:多巴丝肼片。9、患者胆道结石伴胆囊颈部结石嵌顿,有外科手术治疗的指针,但家属拒绝,要求内科保守治疗。患者于18:30突发意识不清、呼之不应,心电监护心率51次/分,SP02不能测出,查体:深昏迷,双侧瞳孔等圆散大于5mm,光反射消失,心率不能闻及,大动脉搏动不能扪及,立即予气管插管外接球囊辅助呼吸,同时予持续性胸外心脏按压、肾上腺素1mg静推(每5分钟重复一次)等综合抢救,于19:))患者心率为0,SP02不能测出,反复向家属交代病情并持续综合抢救,于19:20床旁心电图示呈一条直线,宣布临床死亡。死亡原因:呼吸循环衰竭。”;医疗费个人承担部分为2372.26元。2014年8月1日,袁军、袁星明、袁建萍、袁筑萍诉至一审法院。审理中,袁军、袁星明、袁建萍、袁筑萍提交张某在省医的病历一份(包含病历首页、入院记录、心电图诊察单、化验报告、彩超图文报告、CT报告单、检验报告单检验方法及结果、长期医嘱、临时医嘱、血糖检测表、生化检验报告单、血常规报告单、死亡记录);张某在中医二附院的病历是三份(包含病历首页、入院记录、动态心电图分析报告、化验黏贴纸、影像诊断报告单、超声影像报告单、临时医嘱单、长期医嘱单、检验报告单、用药清单、出院记录),证明中医二附院的病历中的病历中载明张某对头孢过敏,但医生却给张某使用了头孢替胺;张某在省医处留观6天后才办好入院手续,延误了最佳治疗时期;中医二附院、省医对上述证据真实性无异议,但不认可原告证明目的。袁军、袁星明、袁建萍、袁筑萍申请对中医二附院、省医的医疗过错进行鉴定,一审法院委托遵义医学院附属医院司法医学鉴定中心对此进行鉴定,经鉴定,该中心于2016年4月26日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载明:“。分析说明:由于鉴定人未进行尸体解剖,仅就提供的临床资料,结合临床专家会诊意见、有关医疗法规、规章及有关文献,综合分析如下:。死亡原因倾向于呼吸循环衰竭。(一)贵州中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1、关于张某在该院的治疗经过:张某于2013年10月24日因“反复胸闷、心慌2+年”入院,医方初步诊断为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2型糖尿病,入院后进行胸部CT、心电图、心脏超声、血糖、离子等辅助检查,并予以抗感染、改善心肌供血、防止血栓形成、控制血糖、保护胃黏膜等治疗,住院期间有内分泌科、泌尿科、消化内科会诊,并于2013年11月23日出院,出院时患者病情稳定。说明医方所采用的医疗措施有效,其医疗行为符合医疗常规,并尽到相应注意义务。2.关于使用头孢菌素出现不良反应:张某在该次住院期间使用头孢替安康感染,使用后出现恶心、呕吐、食欲不振等消化道症状。头孢菌素类的不良反应有:过敏反应(皮疹、荨××、哮喘、药热、血清病样反应、血管神经性水肿、过敏性休克等);胃肠道反应。应用头孢菌素注意:。有的产品在说明书中规定有用前皮试,应参照执行。张某入院告知有头孢过敏史,但具体情况不详,并且在其2013年6月24日-7月10日病历中记载,曾使用头孢哌酮舒巴坦钠进行治疗。本次住院期间,患者出现泌尿系感染,医方首先采用口服左氧氟沙星治疗,因效果不佳,换头孢替安治疗,应用前皮试结果显示阴性,之后药物敏感试验提示头孢替安为敏感药物。综合上述情况,可以认为:医方未违反药物使用原则。用药后,患者出现恶心、呕吐、食欲不振等消化道症状属于药物不良反应,单位出现过敏现象,并且在上述不良反应出现后,采用停药处理,符合医疗常规。于此,医方不存在医疗过错。3.关于张某未治愈出院的情况:张某患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高血压、慢性阻塞性肺部疾病、糖尿病等多种疾病,对于上述疾病,目前医疗技术尚未达到治愈的水平,临床治疗主要在于控制病情、改善症状及支持治疗。张某出院情况提示症状改善、血糖血压控制好等,所以医方予以出院,未违反医疗常规,不存在医疗过错。”(二)贵州省人民医院:1.张某因反诉咳嗽、咳痰5+年,加重伴上腹部疼痛13天入院,入院后进行胸部CT、心电图、腹部B超、血气分析等辅助检查,诊断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急性加重期并I性呼吸衰竭。等,予以上氧、低盐低脂糖尿病饮食、抗感染、降血压。等治疗,胆结石因家属拒绝手术治疗采取保守治疗。上述医疗行为符合医疗常规,不存在医疗过错。2.关于张某护理问题病历提示张某为一级护理。根据分级护理机主,一级护理病情依据:病情趋向稳定的重症患者;手术后或者治疗期间需要严格卧床的患者;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且病情不稳定的患者;生活部分自理,病情随时可能发生变化的患者。护理要求:每小时巡视患者,观察患者病情变化;根据患者病情,正确实施基础护理和专科护理,如口腔护理、压疮护理、气道护理及管路护理等。患者入院后,医方采取一级护理,并且从2013年12月4日10时40分入院至12月7日18时30分开始抢救,共有18次护理记录,记录患者生命体征、病情变化及处理等内容,每次间隔时间为4-6小时。结合患者病情,医方一级护理及所实施的护理行为,基本符合上述要求,但观察次数不够,于此存在瑕疵,与患者的死亡无因果关系。(三)综合分析1、根据送检材料,贵阳中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在对张某的诊疗过程中,对疾病的诊断、治疗及药物使用等方面符合医疗常规,未发现存在医疗过错。2、根据送检材料,贵州省人民医院在对张某的诊疗过程中,对疾病的诊断、治疗方面符合医疗常规,未发现存在医疗过错;但在护理方面,医方存在瑕疵。”。鉴定费为5000元。袁军、袁星明、袁建萍、袁筑萍对上述鉴定意见书提出异议,认为:1、鉴定依据病历存在造假现象,例如医生不具备相应处方权、中医二附院病历中皮试时间和用药时间在同一时间,病人病情没有好转就让出院,但病历中记载病情好转;省医病历中病人病情危重的情形下,记录病人病情稳定等,影响鉴定中心的判断;2、在病历中明确记载张某头孢过敏、病情危重的情况下,中医二附院没有经过耐药实验,坚持使用头孢替胺,违反了相关规定,对此具有过错;3、省医的护理失当,导致张某心电监护仪电极片脱落错过最佳抢救时间,导致张某死亡,属于重大失误,并非瑕疵。根据袁军、袁星明、袁建萍、袁筑萍申请,鉴定人余某、喻某出庭参加诉讼,就上述问题接受质询,陈述:1、鉴定依据的病历系经法院组织当事人核对确认真实性无异议才移交鉴定机构,皮试结果出来后记录结果在病历中就会体现皮试及用药时间在同一时间出现,符合相应医疗规程,医生的是否有处方权不在本次鉴定范围;患者家属没有提供相应资料证明患者在中医二附院出院时的病情,虽省医多次给患者下了病危通知书,但从病历记载上看病人总体趋势上病情是相对稳定的;2、中医二附院在给患者使用头孢前经过了皮试,患者出现的属于药物不良反应,但不属于过敏反应,在医生凭经验选择抗菌药,患者出现多种耐药的情况下才需要使用耐药品实验,患者出现的不良反应和耐药没有关联性;3、省医的护理确有瑕疵,但患者死亡与其自身疾病有关,和护理不当没有因果关系。鉴定人出庭费用为2000元。另,卞震炯系中医二附院主任医师,持有执业医师执业证书;杨秀林、廖剑雄、李亚骐、何盈盈、周永刚系省医的执业医师,持有执业医师执业证书。
      
      一审法院认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之规定,袁军、袁星明、袁建萍、袁筑萍主张中医二附院、省医具有医疗过错,就此应提供证据予以证明。经一审法院委托遵义医学院附属医院司法医学鉴定中心对此进行鉴定,经鉴定中医二附院在对张某的诊疗过程中,对疾病的诊断、治疗及药物使用等方面符合医疗常规,未发现存在医疗过错,故袁军、袁星明、袁建萍、袁筑萍诉请中医二附院承担赔偿责任,不符合法律规定,一审法院依法不予支持;经鉴定省医在对张某的诊疗过程中,对疾病的诊断、治疗方面符合医疗常规,未发现存在医疗过错;但在护理方面,医方存在瑕疵,一审法院据此酌定省医补偿袁军、袁星明、袁建萍、袁筑萍20000元。虽袁军、袁星明、袁建萍、袁筑萍对遵义医学院附属医院司法医学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意见提出异议,但上述鉴定机构及鉴定人具备相关的鉴定资质,鉴定程序合法,鉴定意见依据充足,经袁军、袁星明、袁建萍、袁筑萍申请两位鉴定人均出庭接受了质询,并就袁军、袁星明、袁建萍、袁筑萍提出的异议给出了合理答复,且袁军、袁星明、袁建萍、袁筑萍未提供其他证据足以推翻鉴定意见,故对遵义医学院附属医院司法医学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意见,一审法院依法予以采纳。本案涉案医生均持有执业医师职业证书,具备相应处方权,袁军、袁星明、袁建萍、袁筑萍主张涉案医生不具备处方权,与事实不符,一审法院依法不予采纳。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贵州省人民医院于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三日内补偿袁军、袁星明、袁建萍、袁筑萍20000元。二、驳回袁军、袁星明、袁建萍、袁筑萍的其余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7568元,由袁军、袁星明、袁建萍、袁筑萍负担6800元,贵州省人民医院负担768元。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的主要争议焦点在于遵义医学院附属医院司法医学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意见书能否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
      
      在本院审理过程中,四上诉人不服遵义医学院富士医院司法医学鉴定中心作出的鉴定意见书,以鉴定人员的鉴定资格存在瑕疵和鉴定意见明显依据不足为由申请重新鉴定,经本院核实,作出该意见书的三位司法鉴定人员具备相关的鉴定资质,并且,该意见书所依据的鉴定材料经过双方质证,鉴定结论亦不存在前后矛盾的情形,故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七条第一款:“当事人对人民法院委托的鉴定部门作出的鉴定结论有异议申请重新鉴定,提出证据证明存在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予准许:(一)鉴定机构或者鉴定人员不具备相关的鉴定资格的;(二)鉴定程序严重违法的;(三)鉴定结论明显依据不足的;(四)经过质证认定不能作为证据使用的其他情形”之规定,对于四上诉人的重新鉴定申请,本院不予准予,涉案鉴定意见书应当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原判据此认定二被上诉人对张某的诊疗行为不存在医疗过错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所述,上诉人袁军、袁星明、袁建萍、袁筑萍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900元,由袁军、袁星明、袁建萍、袁筑萍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龚国智审判员 黄智静审判员 陈 伟二〇一七年九月二十九日书记员 王 颖

      以上信息由大健康法律咨询中心整理并提供,如有侵权,请私聊我们,马上进行删除。大健康法律咨询中心,云南专业医疗事故律师事务所

         医疗损害赔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