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赔42万!漏诊至患者死亡,如何维权?

发布时间: 2020/11/26 15:58:25
      由于医院对于病情的观察和评估的错误,漏诊导致患者死亡……这是“大健康法律咨询中心”接到的一个真实案件。
      
      这名患者年仅23岁,因腹痛及时去医院看病治疗,最终却被医院错误的诊断夺去了年轻的生命。对于患者的死亡的现实,家属久久不能接受。
      
      医院“漏诊”致患者死亡患者许某从到医院就诊至死亡不到12小时。
      
      这生死12小时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一起来看我中心律师整理的案情“时间表”↓↓↓时间:2019年9月24日上午9时35分许某因“腹痛半天待查”至昆明某医院妇科就诊,据医院病例记录——今晨出现上腹痛,转移至下腹,疼痛到院由肛肠科转入妇科。
      
      入院后体格检查提示:腹部肌紧张、压痛……初步诊断:腹痛待查。
      
      治疗及处理:请外科协诊,排外急腹症。
      
      13时40分许某因“腹痛半天”排外妇科疾患后,再次由妇科转入外科就诊,初步诊断为腹痛待查(急性阑尾炎、腹膜炎或其他)。
      
      针对上述症状,外科建议如下:1、抗炎、解痉、维持水电解质对症治疗;2、严密观察腹痛情况如有加重转上级医院;3、不适随诊。
      
      患者输液后遵医嘱回家休息。
      
      20时15分许某因“呼之不应15分钟”再次送入该医院急诊科抢救,最终经抢救无效,于21时30分宣布临床死亡。
      
      从整个就诊的过程看,患者许某因腹痛到医院诊疗后先后从肛肠科转入妇科后又转入外科,共轮转3个科室之多,同时,在诊疗过程中竟然没有发现异常让患者“回家休息”……鉴定结果不佳,庭审中医院不认到底是什么原因致死?
      
      经尸体解剖鉴定为:许某系腹内疝(小肠系膜裂孔疝)致绞窄性肠梗阻,终致休克死亡。
      医疗纠纷案件
      我中心接到此案件后,立刻组织专家团队和律师团队对本案进行分析,经过多次论证,我们发现了医院的几个重要“过错”:医院存在病情观察及评估的重大错误,没有发现患者急腹症,也没有及时处理。
      
      在患者病情严重情况下未予以留观,使得患者丧失救治及抢救的机会。
      
      医院缺失了肛肠科的病历资料。
      
      基于上述分析,我中心最终决定进行司法鉴定明确医院过错。
      
      经我方申请,法院委托,昆明法医院司法鉴定中心对本案进行司法鉴定,在综合考虑我中心的陈述意见的前提下,出具鉴定结论为:该医院为许某实施的诊疗行为存在过错,与许某的死亡(损害后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其原因力大小建议为次要原因。
      
      这个鉴定结果对许某家属而言并不满意。
      
      而在庭审过程中,医院也不承认自己的过错,医院坚持认为患者的死亡系清宫术后诱发腹内疝至绞窄性肠梗阻(自身疾病)导致的死亡,与医院诊疗行为无关;同时没有履行告知义务、病历书写不规范等过错与死亡无因果关系,所以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最终判决:医院赔42万在本案件中,明明医院过错明显,但司法鉴定结果不理想,同时医院拒不承认自己的过错,在多方不利的情况下,维权如何进行下去?
      
      针对那份司法鉴定报告,我中心存在异议,立即申请鉴定人出庭接受质询,在质询中,鉴定人明确表示没有肛肠科病历,无法进行评价。
      
      在庭审中,我中心采取事实因果关系和法律因果关系进行双重论证,通过向法官展现患者的诊疗时间顺序图(可视化图),清晰阐述医院诊疗的失误以及后果,力争让法官接受我方观点。
      
      在维权过程中,我中心多次举行专家委员会会议讨论本案,普外科主任医师、病案管理专家、律师共同参与本案讨论,并确定本案司法鉴定论证方向、重点及依据。
      
      最终,法院采纳我中心的论证意见,并确定由医院承担50%的赔偿责任(超鉴定意见判决),由医院赔偿患方的损失42万余元。
      
      法律讲堂司法鉴定在医疗损害责任纠纷的处理中至关重要,往往取得一锤定音的效果,但司法鉴定意见书仅为民事诉讼8大证据之一。
      
      律师要学会合理使用司法鉴定意见书,不能盲从其中的意见,要用法律人的思维对意见书的观点进行提炼,同时找出当中没有体现出的关键点,这样才能够最大限度的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成为一名合格的医疗事故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