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岁高中生咽痛伴发热送医救治无效死亡 法院判3家医院承担50%责任

发布时间: 2019/5/15 21:41:16

案情

  咽痛伴发热,高中生就医无效死亡。

  2018年9月,黄某夫妇的女儿收到了彝良县某高中的录取通知书,拿着录取通知书,夫妻俩满是欣慰。含辛茹苦养育十六载,他们的女儿很争气,考上了县城高中,这对于农村家庭的他们来说,实在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女儿黄某某顺利进入高中,全家人都希望她将来能考一个好的大学, 跳出山沟沟。但仅上了两个月的高中,意外就发生了。

  2018年11月5日,黄某某因受凉后出现咽痛、伴发热、咳嗽,到彝良县某爱医院就诊,该医院对黄某某进行了输液治疗,2018年11月6日早上黄某某在该医院输液期间出现头痛、发热、皮疹等症状,医院对她釆取了静脉输液和肌肉注射等处理措施。同日,黄某某转院到彝良县某医院住院治疗,入院初步诊断为:急性扁桃体炎;甲状腺功能亢进症。

  2018年11月7日10时,黄某某突然出现抽搐,血氧饱和度下降,心率快,彝良县某医院进行相关抢救治疗后,与家属商议后建议转上级医院治疗。黄某某家属于当日13时10分签字后出院转上级医院治疗。

  2018年11月7日15时55分,黄某某转院至昭通市某医院就诊。入院后,昭通市某医院立即对黄某某进行抢救半小时,黄某某仍无呼吸、心跳,心电图呈直线,2018年11月7日16时40分,宣告黄某某死亡。

  2019年1月24日,悲痛欲绝的的黄某某父母将为黄某某看病的三家医院告到昭通市昭阳区人民法院,并申请司法鉴定。法院委托指定昆明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鉴定。

  2020年1月17日,昆明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出具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彝良某爱医院在对黄某某的诊疗过程中存在过错(无门诊相关记录,询问病史不详细,对病情评估不到位,相应处理措施不到位)。彝良县某医院在对黄某某的诊疗过程中存在过错(对病情评估不到位,对病情的严重性认识不足,相应处理措施不到位)。昭通市某医院的诊疗措施符合医疗原则和诊疗规范;在被鉴定人黄某某临床死亡后,未尽到尸体检验的告知义务。

  因黄某某死亡后未行尸体解剖检验,确切死因不明,故无法客观判断三家医院的过错参与度。

  判决

  三家医院共承担50%责任。

  法院认为,黄某某因受凉后出现咽痛、伴发热、咳嗽后接受被告彝良县某爱医院、彝良县某医院、昭通市某医院治疗,双方之间构成医疗服务合同关系。

  关于被告彝良县某爱医院、彝良县某医院、昭通市某医院的诊疗行为是否存在过错的问题,根据《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患者在诊疔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之规定,本案中,经昆明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出具鉴定意见书,被告彝良县某爱医院、彝良县某医院在治疗过程中存在过错,存在过错及过错程度与损害结果之间的存在因果关系,应当对原告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被告昭通市某医院虽无诊疗过错,但其未尽到告知患者黄某某家属尸检的义务,导致黄某某的死因无法查明,不能客观判断被告彝良县某爱医院、彝良县某医院的过错参与度,因此,被告昭通市某医院也应当对原告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

  此外,患者黄某某自身有甲亢病史,本次起病病程短,病情进展快、病情严重,其死亡后果的发生与自身疾病的严重程度以及被告彝良县某爱医院、彝良县某医院在诊疗过程中存在的过错均存在因果关系。因此,原告也应承担相应的责任。

  综上所述,结合本案实际,法院确定原、被告各方的责任比例为:原告黄某夫妇承担50%,被告彝良县某爱医院承担15%,被告彝良县某医院承担30%,被告昭通市某医院承担5%。

  经过审查,法院确定本次医疗事故给原告造成的各项损失共计为77万元,由原告自行负担50%,由彝良县某医院赔偿23.1万元;彝良县某爱医院赔偿11.55万元;昭通市某医院赔偿3.85万元。

  释法

  医疗机构未尽到尸检告知义务的,承担不利后果。

  云南天外天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军表示,医疗纠纷案件中,医院以存在过错以及过错与损害后果存在因果关系为承担赔偿责任的前提,故需要患方对医疗机构诊疗行为的过错以及因果关系承担举证责任。

  在损害后果为死亡的案件中,尸体解剖是查明因果关系的关键,很多时候未进行尸体解剖成为了不能明确因果关系的唯一原因,但未进行尸体解剖并不必然由患方承担不利后果,根据《医疗纠纷预防和处理条例》的规定,患者死亡的,医疗机构应当告知其近亲属有关尸检的规定,因此如果是因为医疗机构未告知患者近亲属尸体解剖的权利,则未进行尸体解剖的不利后果由医疗机构承担,这也是对患方知情权和选择权的有力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