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获得患方同意便手术,医院承担75%的主要责任

发布时间: 2020/12/7 16:38:59
      2015年4月9日患者陈某,男,因“右侧锁骨上包块,无任何不适”到昆明某三甲医院就诊,医院给出的诊断结果为:左侧甲状腺物性质待查,右侧锁骨上包块(肿大淋巴结)两个症状。
      
      2015年4月16日10:30,在经过患者本人同意的情况下医院对其进行了“颈部淋巴结穿刺活检”检测过程中发现包前有一根血管,请示主任医生和对患者交代了刺穿风险以后,并对甲状腺又颈包切除手术。
      
      2015年4月17日10:30分,陈某同意选择左侧甲状腺次全切除手术并且承担手术风险,术后,患者陈某便出现上肢无力,医院方面考虑原因为(肌皮神经,脊神经损伤)为其做了高压氧,针灸推拿,营养神经治疗等,并在2015年7月31日正式出院。
      
      2015年8月6日,患者陈某因为“手术后右上肢活动感觉障碍3月余”至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宝上进行就诊,在医院对其进行看“右锁骨上探查臂+松懈+负神经移位术”以及“右三头肌肌支移位术”术后于2015年8月10日出院。诊断结果为:臂丛神经损伤。
      
      为什么告医院?司法鉴定明确院方有错随后患者将案件诉之人民法院,法院委托云南某司法鉴定中心鉴定过后结果为:云南某三甲医院为程某做的医疗服务有过错,并且过错与陈某目前的前右肩关节功能丧失,右三肱头肌,攻二头肌,肩胛肌肌肉萎缩及肌力减退之间存在因果关系,院方服务过错参与度为75%。
      
      专家证人反驳鉴定意见认为:臂丛神经和神经鞘膜连在一起,因此牵拉到神经末梢的同时不牵拉到臂丛神经非常困难。
      
      根据患者甲状腺手速和知情同意书载明手术风险来看,存在损伤神经的可能,因此右颈包切除手术中损伤神经的概率高。
      
      案件判定的结果如下在初审中法院对专家证人认为原告的右臂丛神经系被牵拉而受到损伤,意见给予采纳,但因为考虑到神经梢瘤的位置,要确保臂丛神经不受到牵拉的确较难,故而令医院承担20%的责任。
      
      患者方表示不服并提起向中级人民法院上述,并提出院方在患者没有同意的情况下对其右锁骨上窝包块切除手术。改意见提出后法院认为:在“患者及授权委托人意见书”中载明我同意选择左侧甲状腺次全切除术手术方案并愿意承担手术风险”并不包含“右锁骨上窝包括切除术”。故院方承担主要责任,确定为75%.
      
      法律讲堂知情同意权:知情同意权由知情权和同意权两个密切相连的权利组成,知情权是同意权得以存在的前提和基础,同意权又是知情权的价值体现,强调患者的知情同意权。
      
      《侵权责任法》第55条规定,医务人员在诊疗活动中应当向患者说明病情和医疗措施。需要实施手术、特殊检查、特殊治疗的,医务人员应当及时向患者说明医疗风险、替代医疗方案等情况,并取得其书面同意。
      
      第56条规定:因抢救生命垂危的患者等紧急情况,不能取得患者或者其近亲属意见的,经医疗机构负责人或者授权的负责人批准,可以立即实施相应的医疗措施。
      

      综上所述,患者或者近亲属在诊疗过程中具有知情权,同时对于某些特定的检查及治疗手段,在了解相应的医疗风险、替代治疗方案的基础上,对医疗措施具有选择权、同意权,在未获得患方同意的情况下,除非是特殊情况,医疗机构违法的,需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以上信息为大健康法律咨询中心整理发布,若你需要医疗纠纷法律援助,请点击首页链接我们,我们保证提供专业的医患纠纷律师,昆明律师在线为你的权益保驾护航。解决纠纷咨询热线:182882925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