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过最佳手术时机医院被判赔30万

发布时间: 2020/7/30 22:18:14

【摘要】患者G4P040+周头位分娩先兆而入院,入院至剖宫产前动态胎监多次提示胎儿基线振幅、频率反应差,变异减少。医院并未对异常胎监检测结果引起足够的重视并进行系统评估,在原告宫口开5.0cm,羊Ⅲ度混浊时才考虑胎儿官内窘迫,决定实施剖宫产手术,医院错过了最佳的手术时机,致新生儿胎粪吸入综合征,最终抢救无效死亡。法院最终判决:医方提供诊疗过程中存在过错,该过错与原告之子死亡的损害后果存在因果关系, 应承担50%的赔偿责任。

一、案情简介

原告李某自怀孕至分娩一直在被告医院进行产前检查,末次月经为2013421日,预产期为2014128日。201422939分,原告李某因停经9月余,阴道流血性分泌物3小时至被告医院妇产科就诊,初步诊断: G4P040+周头位分娩先兆;羊水过多;肾病综合症合并妊娠;细菌性阴道炎(表皮葡萄菌感染)。入院后进行相关检查,于20142217:45至待产室观察试产。原告于2014234:00后出现规律宫缩,阵发性下腹痛,阴道流液,阴道内检胎膜已破,羊水清凉,进入第一产程; 15:00,宫口开大3CM,产程进展不顺利,原告16:30被推入手术室行剖宫产,于17:22分娩一活男婴,体重2.98kg,四肢稍青紫,呼吸不规则,Apgar 评分为: 1分钟8分、5分钟8分、10分钟8分。给予清理呼吸道处理,吸出5ml粘稠混浊羊水后发出不畅哭声并出现吸气性呼吸困难。于18:05,以“全身胎粪粪染,呼吸困难1小时”转入新生儿科进行抢救,诊断为胎粪吸入综合症,患儿反复出现呼吸暂停,于2014258:44抢救无效死亡。

二、维权经过

自事件发生后,患者家属察觉是医院的诊疗行为存在过错,患者家属与医院协商无果后,先后到当地医学会和省医学会维权,均为得到一个有效而公正的结果。经多方打听后找到我们,在我团接受委托后迅速启动维权程序,并启动医疗损害司法鉴定,以查明医院的诊疗行为是否存在相应的过错。

三、医疗损害司法鉴定

经原告原告申请,本院委托昆明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鉴定,以该中心于201693日出具昆医大司法鉴定中心12016](临床)鉴字第AC569 号法院临床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书分析说明部分认为:

1原告在医院诊治过程

原告入院时已为G4P040+周头位分娩先兆,2014 221240分入院至剖宫产前231550分的动态胎监多次提示胎儿基线振幅、频率反应差,变异减少。但被告医院并未对异常胎监检测结果引起足够的重视并进行系统评估,至2316: 10原告宫口开5.0cm,羊Ⅲ度混浊时才考虑胎儿官内窘迫,决定实施剖宫产手术,但此时被告医院已错过了最佳的手术时机,因此存在手术时机选择不当的过错。

2原告之子在医院的诊治过程。

原告之子出生时羊水混浊,心率71/分,四肢稍青紫,呼吸不规则,已处于明显窒息状态。根据医学相关理论,羊水”混浊,胎粪吸入可能性较大,医方对原告之子出生后并发症风险评估不到位,原告在分娩时无儿科医生陪娩,复苏评估治疗方案无儿科医生指导;也未及时插管清理呼吸道并进行有创呼吸机治疗,错过了最佳抢救时机,未达复苏效果,最终原告之子在短时间内出现严重的呼吸困难并进行性加重,医方此存在“早期复苏评估不到位,复苏过程不规范”过错。

3、关于因果关系及参与度

医院对原告的诊疗行为存在“未对异常胎监监测结果引起足够的重视并进行系统评估,手术时机选择不当”的过错;在对原告之子的诊疗行为中存在“早期复苏评估不到位,复苏过程不规范”的过错。上述过错与原告自身存在“羊水过多、胎盘早剥以及脐绕颈1周、脐带扭转48周”的病情共同导致了原告之子最终抢救无效死亡损害后果,任何一个因素单独存在时都不会出现这种不良后果,因此医院应当对其过错承担同等责任,建议参与度为50%鉴定意见书的鉴定意见为:医院在对原告及原告之子的诊疗过程中存在过错,该过错与原告之子死亡的损害后果存在因果关系,应承担同等责任,建议参与度为50%。

四、法院判决

原告入住被告医院分娩,原告与被告医院之间形成医疗服务关系,原告之子出生后在被告医院住院治疗,原告之子与被告医院之间形成医疗服务关系。经鉴定,被告医院在为原告李及原告之子提供诊疗过程中存在过错,该过错与原告之子死亡的损害后果存在因果关系, 应承担同等责任,为50%被告医院应偿还原告316653.09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