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完孩子11天 27岁产妇身亡 医院错过最佳治疗时机,被判赔偿76万元

发布时间: 2019/12/26 22:26:37


  案情

  医院延误治疗致产妇身亡
 
  2018年10月19日,吴某因“停经9月余,腹痛4小时”到大理市某医院就诊,当日顺产生下一名男婴,产后少量流血。10月25日,吴某出现流血多、全身乏力、心慌等症状,医院为其进行了刮宫手术。次日吴某出院,出院诊断为产后大出血、子宫复旧不良、轻度失血性贫血等。
 
  10月29日,吴某再次因“顺产后全身浮肿、乏力3天”入院就诊,医院初步诊断为产后子宫复旧不良、菌血症、感染性休克、低蛋白血症。经治疗后,吴某病情无好转,于10月30日抢救无效死亡。
 
  昆明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后出具鉴定意见书,认定吴某因产后子宫内膜炎致感染中毒性休克死亡。医方对病情严重性评估不到位,相应处理措施不到位,多学科会诊不及时,延误治疗,错过最佳治疗时机,致吴某感染严重,加上其产褥期抵抗力差,最终造成多器官功能衰竭死亡。医院的治疗行为与吴某的死亡结果有因果关系,过错参与度建议为60%至90%。

 

  吴某的去世让刚出生11天的婴儿失去了母亲,全家人悲痛不已。为维护合法权利,吴某的家属将医院起诉至大理市人民法院,要求医院赔偿医疗费、护理费、误工费、住院伙食补助、营养费、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等合计108.71万元。
大理市某医院对鉴定意见书的真实性无异议,承认己方确实存在过错,愿意在法律规定的合理范围内进行赔偿,但对其过错参与度的建议不认可。
 
  医院认为,鉴定中心选取的专家均是昆明的,代表云南最高医疗水平,鉴定时都以最高的医疗技术来考虑。医学是一个严谨的学科,因个体差异,同样的处理方式,不同的患者结局会不一样,故专家给出60%至90%这样一个跨度非常大的结论,代表不同级别医院的参与度。该院为县级医院,已经尽最大努力抢救患者,但医疗水平有限,参与度应不超过70%。
 
  而且,原告没有提供吴某因误工而减少收入的证明,不应赔偿误工费;其近亲属均为农村户口,处理丧葬事宜的误工费不应按居民服务业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计算,应按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计算,而这项费用已包含在丧葬费中,不应再单独给付。
此外医院认为,死亡赔偿金、孩子抚养费、护理费应按农村常住居民标准计算;营养费应以医嘱为依据,没有医嘱证明不应给付。
 
  判决

  医院承担75%责任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在医疗纠纷案件中,患者一方应证明其与医疗机构之间存在医疗关系,并发生了医疗损害。医疗机构应就医疗行为与患者损害后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及不存在医疗过错承担举证责任。
 
  现该案原、被告双方均确认吴某与被告医院存在医疗关系及吴某死亡的事实。鉴定方系原告申请,双方共同选择,虽双方均对鉴定意见中的参与度持有异议,但都没有足以反驳的相反证据和理由,故法院对鉴定意见予以釆纳。
 
  根据原告提交的洱源县三营中心卫生院出具的工作证明、洱源县公安局三营派出所出具的户籍证明,法院确认吴某及其儿子属城镇户籍。综合考虑案件实际及相关证据,法院判决由被告承担75%的责任,赔偿原告各项经济损失76万元。
 
  律师

  医学鉴定确认过错责任
 
  云南天外天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军表示,自《侵权责任法》实施以来,办理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件主要是通过医学鉴定来确定医院是否存在过错,以及过错与最终损害后果之间的因果关系等,因此医学鉴定至关重要,已成为绝大多数医疗纠纷案件最终定案的依据,需要专业人士从医疗鉴定种类的选择、诊疗行为过错的分析、损害后果的确定来进行专业的分析和处理。
 

  该案是非常典型的医疗纠纷案例,鉴定机构通过专业的分析,认定医院从患者入院开始,对患者疾病的诊断、病情的观察、疾病的处理及对疾病的认识均存在严重过错;结合鉴定意见所载明的死亡原因,论证得出医院的诊疗行为与产妇最终死亡之间存在直接因果关系。医疗损害司法鉴定确定了医院应承担主要责任,最终法院判决医院赔偿76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