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胞胎夭折 家属状告医院维权

发布时间: 2018/11/27 22:32:49
  案由

  双胞胎刚出生便没了
 
  几年前,王女士在普洱工作时认识了同乡小伙林先生。2015年,两人回到家乡领证结婚。2016年7月底,王女士发现自己怀孕了,还是双胞胎。想到马上要当妈妈了,王女士满怀期待,处处小心。可8个多月后,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她当母亲的愿望化为泡影。
 
  发现怀孕后,王女士便一直在普洱市人民医院进行产检,每次医生都告诉她胎儿一切正常,不用担心。2017年4月24日22时,王女士发现自己下腹隐痛,孩子动得比之前少,就有点着急。不过前一天产检时医生说是正常的,她便决定第二天早上再去医院检查。
 

  4月25日早上,王女士夫妇到医院检查,因一直腹痛,12时50分王女士被转入产科。产科主任听诊胎心时,A胎胎心130次/分,节律不齐,B胎胎心听诊不满意。随后,医院对其进行持续性胎心监测,胎监提示有2个胎心,A胎胎心130次/分,B胎胎心132次/分。得知有2个胎心,王女士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

 
  当日14时54分,医院对王女士进行了剖宫产手术,14时58分,王女士分娩出女婴大双,婴儿面色苍白,医生清理其呼吸道后将其转入新生儿科进行抢救,但最终因抢救无效死亡。14时59分,王女士又分娩出女婴小双,出生时即已死亡。
 
  怀胎8个月却是这样的结果,王女士夫妇痛心不已。“每次产检医生都说好好的,结果为什么会这样?”他们找医院讨要说法,但医院却认为孩子的死亡是其自身疾病导致的。王女士夫妇非常气愤,一纸诉状将普洱市人民医院告到普洱市思茅区人民法院,要求医院赔偿医疗费、误工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赔偿金等共计84万余元。
 
  判决

  医院承担50%赔偿责任
 
  庭审中,王女士的代理人拿出了昆明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和昆明法医院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意见书及尸检报告,鉴定意见为:大双死亡的原因为胎儿宫内窒息导致死亡,而小双的死亡时间推断为手术前2天左右。
 
  原告代理人认为,被告在向患者提供诊疗服务的过程中,未尽到注意及相应的诊疗义务,疏忽大意,对产妇的特殊状态未予以重视,未进行详细及有针对性的产前检查,对胎心监测未予以重视,致使丧失最佳剖宫产时机,导致原告之女大双死亡的后果。
 
  被告医院辩称,对昆明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和昆明法医院司法鉴定中心的3份鉴定意见予以认可;根据鉴定结果,被告仅承担与其过错相适应的大双医疗费用;对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计算无异议;同意支付大双的精神抚慰金2.5万元,不同意支付小双的精神抚慰金。
 
  法院审理后认为,基于医疗技术的复杂性、医疗活动的专业性等特性,医疗纠纷中医疗单位有无过错及医疗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有无因果关系均需借助专业、权威的机构鉴定确定。根据昆明法医院法医临床鉴定意见书中的专家意见,法院认定该案中医院在对大双提供的诊疗服务过程存在过错,过错参与度为50%;医院对王女士提供诊疗服务过程中存在的过错,与小双胎死宫内无因果关系。因此,法院确定被告对原告之女大双的死亡损害后果,承担50%的赔偿责任;对原告之女小双的损害后果不承担赔偿责任。
 
  法院判决被告赔偿原告医疗费等各项损失34.59万元。
 
  释法

  是否存在过错应作权威鉴定
 
  云南天外天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军认为,根据该案中的法医检验报告,小双在分娩前2天就已经胎死宫内,而分娩当日,该院产科主任在听诊及胎心监护时,仍称发现存在2个不同的胎心,这是导致患者及其家属对医院诊疗行为产生质疑的关键,也是该起医疗纠纷发生的导火索。
 

  在审理过程中,双方争议的焦点是被告医院对原告之女大双小双的诊疗行为有无过错及过错参与度的问题。因此,原告委托昆明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两婴儿的死亡原因进行了鉴定,并委托昆明法医院司法鉴定中心对被告医院在为原告及其双胞胎女儿提供医疗服务过程中是否存在过错,以及若存在过错,其过错与原告之女大双死亡、小双胎死宫内的损害后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及过错参与度是多少进行了鉴定。两家鉴定中心出具的3份司法鉴定书,原、被告双方均予以认可。法院最终根据昆明法医院法医临床鉴定意见书中的专家意见,判决被告医院承担大双死亡的50%赔偿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