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儿出生10小时后身亡 医院被判承担60%赔偿责任

发布时间: 2020/8/5 22:36:36


  案情

  孩子出生后突然发病
 
  王某怀孕期间一直在昆明某医院定期产检,各项检查结果均无异常。怀孕快40周时,王某被医院安排住院准备生产,住院当日10时47分,医生进行了人工破膜。次日4时57分,王某分娩出一活男婴,体重3.5千克,身长50厘米。生产时王某羊水清,婴儿无脐带缠绕现象,无宫内窘迫。
 
  生产后,王某和男婴返回病房。4小时后,王某发现孩子突然开始呻吟,脸色变青。王某立即告诉医生,随后孩子被被转入该院新生儿科治疗。但入院后孩子病情不断恶化,经多次抢救无效身亡。据病历记载,王某之子身亡的原因为感染中毒性休克、多脏器功能衰竭、全身炎症反应综合征、新生儿败血症等。
 
  夫妇俩认为,医院在为患者王某和王某之子提供诊疗服务的过程中,未尽到相应的诊疗义务,违反诊疗常规,疏忽大意;在产前未对产妇情况进行合理评估,产程过程中未尽到合理注意义务,操作失误;患儿出生后疏忽大意,对患儿治疗不及时,使患儿病情不断恶化,最终造成患儿身亡。医院的医疗过错行为给两人造成巨大物质损害和极大精神痛苦,于是两人将医院起诉至昆明市五华区人民法院,请求法院判令医院赔偿医疗费、护理费、误工费、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损害赔偿金等共计76万余元。
 
  对此医院辩称,院方为王某及患儿提供的诊疗行为符合医疗行为规范,无任何过错,患儿最终身亡的后果是因其病情发展导致。鉴定书中也明确,因为患儿未进行尸检,难以排除其他感染原因。院方已经告知过原告有尸检的权利,并登报进行公告,王某过期未主张权利,应视为放弃。
 
  判决

  医院承担60%赔偿责任
 
  为查明案件事实,公正准确审理该案,经原告申请,法院依法委托司法鉴定机构对被告为原告王某和王某之子提供的医疗服务行为进行鉴定,包括是否存在医疗过错,如存在过错,过错与损害后果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等。最终的鉴定意见为:医院为被鉴定人王某和王某之子提供的诊疗行为存在一定过错,过错为王某人工破膜至生产超过12小时,医方未按医疗常规给予使用抗生素预防感染;医方对被鉴定人王某之子存在病情观察不足;医方存在过错与被鉴定人王某之子损害后果之间存在一定因果关系。
  
  法院认为,根据我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规定,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该案中,被告医院是否应当承担责任在于其实施的医疗行为是否存在过错,以及过错行为与患儿身亡的后果间是否有因果关系。
 
  根据司法鉴定结论,原告之子在被告处治疗过程中,被告存在过错,且这些过错与患儿身亡的损害后果之间存在一定因果关系。由此,法院认为被告作为一家三级甲等医院,并未尽到谨慎注意义务,未尽到与其医疗技术水平相当的诊疗义务,依法应当承担相应赔偿责任。法院综合考虑院方过错、患儿自身病情的发展变化、医疗技术水平的客观局限性及全案案情,确定被告的赔偿比例为合法费用的60%。
 
  关于原告各项经济损失的计算,法院依次认定医疗费、护理费、死亡赔偿金、鉴定费等共计64万元,根据责任比例,法院判决由被告昆明某医院赔偿原告赵某、王某夫妇各项经济损失38.6万元。
 
  释法

  医务人员造成损害医院承担赔偿责任
 
  云南天外天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军表示,妇产科学是近现代发展起来的一门医学科学,其目的是通过科学的方法降低分娩风险的发生,从而保障母子的安全。但近年来,分娩过程中出现产妇或婴儿损伤及身亡的案件时有发生,其中一部分分娩风险的发生是能够通过规范的诊疗行为避免的。然而很多时候,由于医务人员疏忽大意或过于自信,未按照诊疗规范,最终导致分娩风险发生,对于这种情况,医院都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该案中,原告之子的身亡就是典型的未按照诊疗规范要求而造成的,由于被告没有按照规范预防性使用抗生素,加之对病情观察不足,导致了原告之子在分娩中及分娩后出现重度感染,最终导致身亡。根据《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规定,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因此,法院最终判决医院承担主要责任。


云南法治网(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