辗转三家医院抢救 患病女子不治身亡 法院:2家医院共同承担50%责任

发布时间: 2020/7/25 22:38:14

  案情

  突发心肌炎经抢救无效死亡

  2019年4月28日12时40分,23岁的洪某因“头晕、胸闷、心悸、四肢乏力”,到嵩明博爱医院就诊,入院后进行相关检查,医院予以单硝酸异山梨酯注射液20mg+葡萄糖250ml静脉输液、丹参滴250ml静脉输液等治疗,但洪某病情未见好转。

  15时50分,洪某被转至嵩明县人民医院。此时,洪某的血压已测不出,精神萎靡、烦躁不安、面色苍白、大汗淋滴、四肢冰凉。医生初步诊断为心肌炎。经治疗后洪某病情无好转,医院于是呼叫救护车将洪某送往其他医院治疗。

  18时10分,洪某由救护车转至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甘美医院急救医学部,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经昆明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洪某死亡原因为弥漫性心肌炎,心肌变性坏死致急性心力衰竭死亡。

  上有年迈的父母,下有2岁的女儿,洪某的去世,给家庭带来沉重的打击。洪某的父母及丈夫将3家医院起诉至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请求法院判令3家医院共同赔偿医疗费、护理费、死亡赔偿金、丧葬费、鉴定费、律师代理费、精神损害赔偿金等共计1124204.60元。

  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甘美医院认为自己没有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嵩明博爱医院认为,洪某家人主张的赔偿金额过高,医院只应承担次要责任,洪某的户口性质为农村居民户口,应按农村标准计算死亡赔偿金。洪某的死亡系自身疾病所造成,医院承担的赔偿比例不应超过20%。精神损害赔偿金不应该承担。对于鉴定费、诉讼费依据赔偿责任进行分担。律师费不属于造成的经济损失不予赔偿。其主张的医疗费、护理费、误工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交通费、丧葬费应以实际发生的金额及国家规定的标准进行计算,按各自应承担的责任进行分担。

  嵩明县人民医院表示,愿意在鉴定报告的范围内合法合理地进行赔偿。

  审理

  2家医院共同承担50%责任

 

  经原告申请,盘龙区人民法院委托云南春城司法鉴定中心对洪某一案中3名被告的医疗行为是否存在过错、过错与洪某死亡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及存在多大因果关系进行司法鉴定。鉴定意见为嵩明博爱医院对疾病的复杂性认识不够充分,亦未进行必要的鉴别诊断,同时未注意用药禁忌,对病程的发展观察记录不足,使被鉴定人洪某丧失了尽早获得正确诊治及生存的机会,存在过错,与被鉴定人洪某死亡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属次要因果关系,考虑参与度为25%-35%。

  嵩明县人民医院在洪某血压测不出,休克体征已明显属危重症,且院方已考虑心肌炎的情况下,考虑到转院过程中设备药物的缺乏,途中的颠簸等应当留院处置,待病情稳定或危险期过后再行转院,但院方随后即行转院,存在过错。同时缺乏相应知情同意记录,存在过错,与被鉴定人洪某死亡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属轻微作用,考虑参与度为5%-15%。

  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甘美医院在抢救过程中使用肾上腺素频率和后续剂量不符合《急诊医学》相关心脏复苏抢救的要求,存在过错。但考虑到患者入院时已属临床濒死期状态,即使按规范操作基本也无法挽回患者的生命,且除肾上腺素以外,其余复苏均按要求规范操作。故其过错与被鉴定人死亡后果之间未见明显因果关系。

  法院查明,洪某虽为农村户口,但已在城市工作生活1年以上,应按城镇户口标准进行赔偿。

  法院认为,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十二条规定:二人以上分别实施侵权行为造成同一损害,能够确定责任大小的,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难以确定责任大小的,平均承担赔偿责任。第五十四条规定: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据此规定,构成医疗损害赔偿责任必须具备以下要件:医疗机构的违法行为造成患者人身损害后果,违法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具有因果关系,并且医疗机构具有过失。

  该案中,结合鉴定意见,综合考虑洪某自身病情的复杂性及医院的过错等情况,法院确认被告嵩明博爱医院对洪某死亡承担35%的赔偿责任,被告嵩明县人民医院对洪某死亡承担15%的赔偿责任。被告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甘美医院对洪某的死亡不承担赔偿责任。

  原告主张的各项费用,法院支持医疗费、护理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丧葬费、死亡赔偿金、交通费、鉴定费、律师费等合计产生的损失为1035259.16元,由被告嵩明博爱医院承担35%的赔偿责任,即362340.7元;被告嵩明县人民医院承担15%的赔偿责任,即155288.87元。

  律师

  医疗损害责任纠纷维权难度大

  云南天外天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军表示,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件因系专家侵权,维权难度是一般民事案件无法比拟的。《侵权责任法》规定要求患方承担对医院诊疗行为过错以及过错与损害后果之间的因果关系举证责任,而对于诊疗行为的过错以及因果关系的举证非常专业,需要专业人士对医院的诊疗行为进行综合分析。对于维权过程中产生的律师费用是否是维权的必要费用也一直是法律界争议的焦点。该案中,法院认可医疗纠纷维权是高度专业的法律事务,最终全额支持了患方聘请律师的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