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纠纷官司:医院不如实告知患者情况需要承担什么责任

发布时间: 2020/11/7 15:11:25

      医院隐瞒病情怎么办?

      患者是医生衣食父母,患者完成了医生的事业。另一方面,医生是患者的健康卫士和救世主。医疗关系本来应该像鱼一样得到水,但在现实生活中,本来唇齿依赖的关系就很紧张。近年来,医疗纠纷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双方的纷争也越来越激烈。上周,本报记者访问了南京市的几个基础法院,知道了各法院审理的各种案件。邀请高级法官评价一些典型案例,提醒患者注意维权,同时警告医院如何加强管理。

      
      患者有权告知,医院不履行义务,必须追究责任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医疗纠纷的原因复杂多样。记者从南京市几个基层法院获悉,在90%以上的纠纷中,患者认为医生没有履行“告知义务”,侵犯了患者的知情权。这成为医疗纠纷中最突出的问题。本报报道了江苏省人民医院的“中国第一例精子病例”。结果,省人民医院在“知情权”上败北了。记者还发现许多大医院的医生只关心患者的诊断和处方,不能充分告知患者的病情和手术风险。
      
      情况1:
      
      骨髓移植的风险不明,医生被宣布精神损害赔偿金。
      
      文娟(化名)是她父母的宠儿。但是,没有人能想象她年轻的时候突然得了白血病。在巨大的不幸面前,即使失去了所有的钱,全家人也会救文娟的命。去年4月16日,文娟在南京“三甲”医院接受骨髓移植。手术后,文娟的病情相对稳定。意外的是,5月28日出现了咽溃疡、尿路感染等症状。之后3天白血球、血小板、血红蛋白显着下降。根据文娟的病情,医院再次为她进行骨髓移植。但是手术后不久,文娟表现出严重的感染并发症,终于在7月4日去世了。
      
      文娟的父母认为医院没有充分告知手术风险,诊疗行为也有过失,女儿死亡。因此,文娟向南京市鼓楼区法院起诉医院,要求医院赔偿医疗费、护理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60余万元。但是,医院认为患者的治疗没有错误。在第二次移植前,患者的亲属被告知相关。患者的死亡是自己的疾病引起的,法院要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过医院诊断和治疗,文娟的诊断和治疗措施明确。但是文娟第一次移植失败后有两种补救措施,再移植的风险高于继续造血刺激治疗的风险。这时,医院应该向患者充分说明两种治疗方案的优缺点和风险,由患者选择。但是,现有的证据
      
      行政长官无法证明医生履行了上述义务。因此,被告医院应该支付患者亲属的精神抚慰金。据此,法院判断被告医院一次性支付原告精神抚慰金2万元。
      
      情况二:
      
      盲人起诉医院被驳回了
      
      65岁退休工人李某因双眼视力逐渐下降,在南京专科医院被诊断为垂体腺瘤。垂体肿瘤压迫神经,视力下降,需要手术治疗。医生告诉原告垂体腺瘤手术后,可以维持现有的视力,也可以提高视力。为了提高视力,李某住院治疗。意外的是,手术后的第二天,原告发现自己的眼睛很黑,什么也看不见。李某认为医生的手术粗暴失明,术前不告知手术风险,失去了选择的权利。医院医疗行为有过失,造成损害的,向医院索赔30万元。
      
      医院辩称,医生做出了明确的诊断,显微手术最大限度地保护视神经,没有任何错误。手术前,医生还履行了告知原告有视神经损伤、肿瘤残留、猝死等危险的义务。李先生的失明是由他自己的病引起的,这是现代医学技术无法克服的。医生的诊疗行为没有过失,必须对原告负责。
      
      法院认为争论的焦点主要是医院是否履行了告知义务。最后,医院应该提供原告签署的《诊疗协议书》的证据,记载手术可能存在的风险(视神经损伤、肿瘤残留等),认为被告履行了术前告知义务。据此,法院依法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法官的意见:
      

      南京市鼓楼区法院副院长盛浩对这两起案件进行了评价。他认为医疗机构的通告和说明义务体现患者对决策权尊重的法律义务。但是现实中,医务人员双方往往无视这个问题,特别是医生认为患者是外行,不告诉他们。

      更多信息请关注大健康法律咨询中心,教你医疗纠纷怎么跟医院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