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事故鉴定不是认定责任的唯一依据

发布时间: 2020/9/29 10:36:43

  医疗鉴定责任判决

    死者赵某是原告张某的丈夫、赵某的儿子。2008年7月29日,赵某到被告人社区卫生服务站,经该站值班医生诊断为咽炎。值班医生给赵某打了吊针治疗。赵某离开时,值班医生还为他提供了消炎药。当晚,赵某独自一人睡觉。第二天,张某发现赵某躺在地上,全身紫一块黑。张某立即向警方报案。当日,公安机关对赵某进行尸检,不包括毒品和凶杀。死者死于高血压引起的心脏病发作和高血糖导致的心力衰竭。就在张某家人准备火化时,一同去看病的人告诉张某,赵某于7月29日在被告人办公室看过医生。张某遂找到被告卫生服务站索赔。在当地派出所的主持下,双方同意申请医疗事故鉴定。经鉴定,不构成医疗事故。不过,在专家看来,专家认为:1。卫生服务站无病历。没有心脏和肺听诊。同时,在分析中指出,死者死亡与被告人的医疗行为及不足没有关系。因此,原告不服,向法院提起诉讼。同时,法院委托某高校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鉴定。由于缺乏病历和其他必要的鉴定材料,鉴定无法进行,退回法院。在


  庭审中,合议庭形成了两种意见

  1。判决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理由是:《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四十八条被认定为医疗事故的,卫生行政部门可以根据医疗事故纠纷双方当事人的请求,对医疗事故进行赔偿调解。调解应当遵循双方自愿的原则,赔偿额依照本条例的规定计算。说明本案不属于医疗事故,按照《医疗事故处理条例》规定,不能获得赔偿。《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规定,公民、法人因过错侵犯国家、集体财产或者他人财产、人身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本案中,被告人的医疗行为与死者死亡不存在因果关系。

  2。它应支持原告的主张,但应分担责任。理由是:本案虽不构成医疗事故,但被告人明显存在过错,因其未进行心肺听诊和书写病历,违反了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导致司法鉴定失败,责任由被告承担。但是,死者因病死亡属于自然死亡。虽然被告人有一定过错,但仅承担全部责任是不够的,双方应分担责任。

  合议庭最终采纳了第二种观点。

  【评论与分析】

  医疗事故鉴定结论有无构成。其实,不管专家结论是不是,都会导致医患之间的矛盾对峙,这其中对审判有较大影响和难度。医疗事故鉴定是医学专业知识融合的结果。法官很难依靠鉴定结论进行法律分析,这可能导致案件判决的偏差。因此,笔者认为医疗事故鉴定结论只是一种证据,不能也不应该成为法院判决的唯一依据。法院应当客观、全面地审查鉴定结论,这也是法律赋予法官的判断和自由裁量权,也就是说,法官将医疗事故中的所有疑难问题都交给医疗事故鉴定机构处理。也就是说,法官将管辖权移交给鉴定机关。法官的作用完全取决于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的鉴定结论也表明法官的审判能力退化和司法管辖权的异化。医疗过错司法鉴定比医疗事故鉴定更规范、更公平,无论是文件的形式要求,还是客观公正结论的实质要件,甚至是鉴定权的监督制约机制。此外,司法权可以优先考虑患者的合法权益。因此,医疗过错的司法认定将体现出新的司法理念和对公民基本权利的尊重。目前,在医疗纠纷审判中,患者是否做过医疗事故鉴定不能作为医疗过错认定的前置程序。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作出不属于医疗事故的鉴定结论,一方当事人对鉴定结论不服,申请医疗过错司法鉴定而不申请重新鉴定的,人民法院应当准许,并按照有关规定指定。本案就是基于这一理念。作出不属于医疗事故的结论,一方当事人虽对结论不服,但因经济等客观原因未提出医疗过错司法鉴定的,人民法院仍应当按照总则的规定,确定医疗机构相应的民事责任民法原则等法律规定只要医疗行为符合民事侵权的构成要件。

  应该根据医疗机构的职责来判断。由于被告人没有写病历和心肺听诊,服药时没有注意死者的特点。

      更多法律咨询,请关注大健康法律咨询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