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产科】城镇标准取决于代理人的争取

发布时间: 2020/10/22 16:19:18


摘要:

2014年10月6日,产妇王某因“停经,待产”至嵩明县某医院治疗,医院予以检查后,产妇于2014年10月7日10时娩出一男婴,婴儿出生后状况差,医院紧急对症治疗后无明显改善,随后患儿转至昆明市某医院,诊断为:新生儿肺炎、新生儿脑损伤?巨大儿,新生儿低血糖症,先天性心脏病?右上肢活动障碍原因待查?新生儿头皮水肿。2015年1月29日-3月23日期间,患儿在复旦某医院进行两次手术治疗,并结合医院康复及家庭功能锻炼等治疗。

一、案情简介:

产妇王某,女,25岁,于2014年10月6日因“停经9月余,阴道流水半小时”入嵩明县某医院住院治疗,进行相关检查后拟行阴道分娩必要时剖宫产术。

2014年10月7日10时,产妇娩出一男单胎活婴。婴儿出生后即出现全身苍白,面色口唇青紫,无哭声,呼吸差APgar评分即刻评3分,1分评5分,5分评7分。

患儿随后转入昆明市某医院,诊断为:新生儿肺炎、新生儿脑损伤?巨大儿,新生儿低血糖症,先天性心脏病?右上肢活动障碍原因待查?新生儿头皮水肿。

2015年1月29日-2月2日,2015年3月19日-3月23日,患儿在复旦某医院进行两次手术治疗,并结合医院康复及家庭功能锻炼等治疗。

 

二、维权经过

患儿出不良症状后,其父母苦于没有方法、途径维权,讨回公道,经过多方打听,找到我们,希望我们能伸出援手,为其维权。

我方经过对患儿病历资料的详细分析和评估后,认为虽然本案维权难度大,但考虑到患者维权无门,在告知家属本案的巨大风险后家属仍将本案委托予我们,全权代理本案的维权事宜。之后我们迅速启动维权程序,并启动医疗损害司法鉴定,以查明医院的诊疗行为是否存在相应的过错。

 

医疗损害司法鉴定

经委托,云南公正司法鉴定中心进行了鉴定,鉴定结果为:1.嵩明县某医院在为被鉴定人产妇和患儿提供医疗服务活动中存在过错;其过错与患儿右上肢臂丛神经损伤后果有直接因果关系,医方应承担主要责任。被鉴定人产妇已康复,无损害后果;2.被鉴定人患儿右上肢臂丛神经损伤的伤残程度构成七(柒)级伤残。

 

法院裁判

一审裁判

一审法院判决:因原告为农村户籍,遂按农村标准由被告嵩明县某医院在本案中承担90%的赔偿责任赔偿原告51120元。

对于一审法院的判决,原告不服提出上诉。

二审裁判

一审法院最终判决:撤销原判,按城镇标准由被上诉人嵩明县某医院在本案中承担90%的赔偿责任赔偿上诉人患儿及家属210015.42元。

 

三、律师点评

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中,对于当事人赔偿费用标准,首先我们应该有一种同人同命的观点,其次,为当事人的权益最大化是我们代理人分内之事。一审法院的判决并不能决定最终结果,一审的判决,对于我们律师而言,毫无疑问也是一种能进一步争取的机会,能把当事人权益扩大化的机会。当事人能获得更多的赔偿,源自案件律师的专业以及对案件用心负责和不断争取,对于当事人来说,我们尽力尽责维护他们的合法权益,对于司法来说,我们一定程度上起着推动促进的作用。